牛大醜風流記(72)

(七十二) 戀愛

    這天上午,春涵守店,大醜出去辦事。他到打字復印社打份廣告,招人的事現在就開始了。

    返回店裡,把打好的廣告給春涵過目,春涵看過,覺得沒什麼不妥的。大醜便輕松愉快地把廣告貼到門外。按他的想法,應該招個相貌平平,手腳麻利,性子隨和,主要得工作能力強,吃苦耐勞,

能為店裡多賺錢的姑娘。

    在對“相貌”的要求上,大醜與春涵持不同意見。大醜認為,主要是能力,相貌不重要。春涵認為,兩方面都重要。試想,能力再強的人,如果長得不好,也會讓廣大顧客大為倒胃的。結果,照例

是大醜讓步了。原定的“相貌平平”那句,改為“相貌端正”。

    大醜與春涵呆在店裡,一邊賣貨,一邊等著應聘者上門。他倆都覺得,既然是招人,當然得認真的挑選,這可不是小事。萬一招得不好,不但對經濟利益有損,還會惹一肚子的氣。兩人估計,怎麼

也得十天八天才能招到滿意的人才。

    想不到,沒用一小時的時間,從門外進來的的姑娘就有十幾個。有美有醜,有高有低,有胖有瘦的,看得大醜眼花瞭亂的。她們聚集到店裡,自然都是來應聘的。

    她們像一群快樂的小鳥,唧唧喳喳的進來,一張張臉上寫滿希望與自信。她們把一股青春之風,吹進小店,令大醜與春涵感到心情暢快。

    盡管大醜臉上帶著隨和的笑容,這些姑娘卻不買帳。她們皺著眉,把目光移開,顯然是大醜的尊容令她們的審美受到毀滅性的破壞。她們無法像對帥哥那樣,露出心儀的笑意。

    當她們的目光落到春涵身上時,都不禁一呆,小眼睛都睜成大眼睛,臉上都露出沉醉與驚嘆。她們想不到在這裡能碰上這麼美麗的姑娘。有的自負美貌的,此時,也覺得自己是醜小鴨。驕傲之氣一

掃而光。

    一陣寂靜過後,她們便七嘴八舌地誇獎起春涵來。春涵只是笑笑,並不出聲。這種來自他人的誇獎,自是家常便飯,她早就不以為意了。

    其中有一個小聲問春涵:“他是你的伙計嗎?”說著,小嘴向大醜撇撇。很明顯,大家對這對美醜組合,不太贊成。

    春涵望望這個嬌小的姑娘,又深情瞅著大醜,臉上露出幸福與快樂來。她說:“這樣的伙計我可不敢用。他嘛,他是……”說著頓了一下。她本想說他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也是這裡老板。但見大

醜一臉的沮喪和委屈,自然是男子漢的尊嚴在這幫姑娘面前大受損害。

    春涵心一軟,便堅定地說:“他是我的老公。”話音一落,春涵覺得臉上熱熱的。畢竟自己是頭一回在人前稱他為老公。

    大醜一聽,眼睛一亮,很感激的看著春涵。接著又得意洋洋地瞅著眾女,心說,怎麼樣,這下你們老實了吧?那些姑娘大驚失聲,轉著頭,一會兒看春涵,一會兒看大醜,怎麼也看不出他們像夫妻

。這太玄了吧?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實在太可惜了。

    春涵擺擺手,說道:“姑娘們,咱們說正題吧。我問什麼你們答什麼。現在開始吧。”說著,春涵把一把椅子拉到櫃台外,坐下來。讓姑娘們排好隊,挨個提問。她要通過這種方式,考察一下她們

的文化,口才,反應能力等等。

    大醜在旁饒有興趣的瞅著。看春涵靠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抱著膀,明眸熠熠,顧盼生輝。配上美好的身段,真是美極。那臉上的威嚴勁兒,也使她像個老板,或者領導。這種派頭,使他想起倩

輝來。以前在她那廠裡時,聽倩輝講話,也有這種威風勁兒。女人有了英氣,是一種剛性的美,跟那種柔軟的美正好相反。

    正這時,他的手機響了。難道是倩輝打來的嗎?想誰來誰,真有那麼靈嗎?一看號碼,並不是倩輝,而是多日不見的玉嬌。他“老公”去逝,自己還沒有去問候過一聲呢。實在有點失禮了。

    他可不敢在春涵身邊接手機,怕招麻煩。女人對這種電話都是反感的。哪個女人願意有別的很具威脅性的女人給跟自己老公交流呢?再信任他,心裡也會犯嘀咕的。

    大醜穿過“花叢”,到門外接電話。電話一接通,便聽到玉嬌的吼聲:“喂,牛大醜,你怎麼半天不接電話?這麼幾天就把我忘了嗎?太沒良心了吧?”

    大醜趕緊解釋:“我大老婆在旁邊呢,我敢接嗎?”

    玉嬌吃吃笑起來,說道:“怕她干什麼?你還是不是男人?在家說了不算,早晚當王八。”

    大醜輕聲叫道:“別胡說八道的。你找我有什麼事?聽說你老公上天堂了。”

    玉嬌嘆氣道:“別提他了,怪難過的。我找你,是想你來看看我,因為我要走了。”

    大醜一愣,問道:“你要出遠門了嗎?去哪裡?要去很久嗎?”

    玉嬌說:“你問這麼多,叫我怎麼回答呀。你來我這兒,我詳細的告訴你。快點,我等你。”

    大醜想了想,說:“好吧,我這就來。得告訴老婆一聲。”

    玉嬌笑道:“妻管嚴。還沒結婚呢,就成老二了。哪天她給你扣個綠帽子,你連個屁都不敢放。”

    大醜罵道:“小騷屄,你又發燒了。一會兒,看我不操死你的。”說著掛斷。心裡有點氣,他最反感別人拿春涵開玩笑了。更不能容忍別人埋汰春涵的人格。

    如果有一天,春涵真的給我扣綠帽子,我怎麼辦?我會殺了她嗎?不會的。我那麼愛她。連個屁都不放就忍了嗎?不行。我是男人,那是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奇恥大辱。那時,我一定會肝腸寸斷,找

一種合適的方式殺死自己。

    當他一進門,從人群的縫隙中看到春涵的影子時,他不禁自責起來。我這都胡思亂想什麼呀?春涵可不是校花。她做事很有原則的,做人很講人品的。在這個“處女”日益匱乏,成為稀有動物的時

代,她仍然潔身自好,守著那一份純真與高貴,這是多難得的事?還有呀,跟自己感情那麼好,同床多次,依然堅守陣地,這就更難得了。自己卻總要給她破身,總想變她為小婦人,和她相比,我真是

太埋汰了。

    大醜在心裡做了簡短而深刻的自我批評。他自己想想,覺得很好笑,心說,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尚了。為什麼我干女人的時候,就把這一切都忘了呢?能怪我嗎?我也是一個正常男人,生來就有

人性的弱點。

    趁著春涵提問的空隙,大醜走到她跟前,在她耳邊請假:“春涵,有個朋友要請我喝酒。很熱情的,我沒法不去。放心,我很快就回來。店裡的事,就讓你受累了。回頭,我一定給你補償。”

    春涵轉過頭,很嚴肅地盯著大醜,問道:“是男的,還是女的?”

    大醜笑了笑,輕聲問:“男的,女的,這有什麼不同嗎?反正也不用我掏錢。”

    春涵卻不笑,很正經地說:“要是男的,你可晚點回來。要是女的嘛,一個小時就得回來。要不然,我去抓你回來。”

    大醜笑道:“自然是女的了。你看你老公我這麼英俊瀟灑,人見人愛。走到街上,回頭率百分之百。”說著,學華仔的一個動作,用四指那麼一理頭發,做出很酷的姿態來。

    春涵見了,笑得直捂嘴。眾女也都笑成一團,好像見到耍猴子一般。大醜也隨著眾人笑了。

    稍後,春涵對大醜很嫵媚地白了一眼,說道:“快滾你的吧。記得,早點回來。”大醜爽快地答應一聲,提起春涵的手,親了一口。眾人笑成一片。春涵感到有點窘,正想罵他兩句,大醜早撒丫子

跑了。

    春涵轉為嚴肅,說道:“安靜,安靜。有什麼好笑的。現在咱們接著來,下一個。”此時,大醜已經上了輛出租車。

    他坐在車上,心裡就想,玉嬌在到哪裡去呢?莫非也像校花一樣,要到外地發展事業嗎?笑話,她這樣養尊處優的人,可不是干事業的那種。同樣是雞,讓一個母雞去打鳴,那怎麼可能呢。

    玉嬌住處離這不算遠,坐車十多分鐘就到了。這樓是她那“老公”給她買的。大醜是頭一回來她這兒。當大醜進門後,只見玉嬌穿著睡衣。

    大醜問:“怎麼才起來?”

    玉嬌說:“起來有半個小時了。剛衝過澡。”

    大醜笑道:“我還以為,你把被窩擺好了,等我干你呢。”

    玉嬌媚笑道:“一會兒,有你表現的機會。你別急呀。”

    大醜見玉嬌懷裡抱著一只長毛狗,便笑問:“玉嬌,這麼幾天不見,就把兒子抱出來了。”

    這話把玉嬌逗樂了,她大聲罵道:“你這混蛋,一見面,就損我。看我不拍你。”說著,一臉嬌嗔的舉起狗來,要砸大醜的樣子。

    大醜提醒她:“當心,你的狗。”玉嬌這才笑著放下狗,那狗到地上,好像知道死裡逃生似的,玩命的跑了。

    大醜打趣道:“你兒子跑了,快追呀。”

    玉嬌恨恨地說:“要是我兒子,也是跟你生的。”

    大醜笑道:“罵我是狗,你可真成狗操的了。”

    玉嬌大怒,撲上來教訓大醜。大醜連躲帶閃,身上免不了要挨上幾下掐。鬧得夠了,大醜大模大樣的往沙發上一坐,像個主人。玉嬌也不客氣,像個要人疼的小婦人,膩在大醜的懷裡不放。大醜也

樂得享受。

    大醜問道:“說吧,你要去哪裡呀?真要離開哈爾濱嗎?”

    玉嬌摟著大醜的脖子,肥屁股在大醜的腿上慢慢蹭著,吐氣如蘭地說:“牛哥哥,我不是要離開哈爾濱。而是我戀愛了,可能會結婚的。”

    大醜吃驚地望著玉嬌,半響才說:“這是真的嗎?什麼時候的事。”

    玉嬌說:“才認識幾天。我見他長得不錯,人也斯文,對他印像很好。就想跟他結婚,做個好妻子。以後,再也不用傍大款了。再說,老頭子給我留下的財產也不少。總算他有良心,不但給我這套

樓,連那幢在郊外的別墅,也都給了我,還有現金。想不到他對我會這麼好。臨死時,他也這麼說的,讓我找個好男人嫁了,好好活著。別再像以前那麼瘋了。這回,我聽他的。”這麼說著,玉嬌眼中

竟有了淚光。

    大醜更是驚訝,認識她以來,還沒有見過她這麼多情過,動情過。還以為老頭死了,她會開心得喝酒慶祝呢。然後,再找新的靠山。現在看來,自己以前對她不夠了解的。

    大醜說:“這樣很好,以後,你可以安心過日子了。體驗一下做妻子的感覺。不知道這男的是干啥的。找對像可得細心點,別上當。”

    玉嬌臉上微笑,回答道:“他在一個學校當個小官,家裡很有錢的。至於他叫什麼名字,暫時保密。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大醜說:“那就祝你早日成為新娘子,當個正經的良家婦女。”

    玉嬌笑道:“謝謝牛哥哥。我也祝你早當新郞官。你現在可是艷福無邊。又有女友,又有鐵仙子的,老幸福了。男人做到你這份上,真不白活一回。你告訴我,你每天晚上,跟那個鐵姑娘干幾回。

插進去,你很舒服吧?”

    大醜瞪眼道:“你又在亂說了。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跟她做過那事呢。”

    玉嬌大叫道:“不會吧?你在說著玩。在逗我,肯定是。那麼好的女人,你不睡她,你有毛病呀。”

    大醜不好意思地說:“我好想,可她總是不同意。”

    玉嬌問道:“女人有同意的嗎?還不都是半推半就的。我當初我還不想跟你那樣呢,你還是哪樣把我給上了。”

    大醜解釋道:“你不知道,她的思想很保守的。我開導她多少回,她就是轉不過彎來。好在時間長著呢。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玉嬌笑道:“我可提醒你,該出手時不出手,搞不好,會讓別人占先的。你得防著點。”

    大醜說:“我一定努力,早日采花。”

    玉嬌在大醜臉上一親,說道:“我看你這位鐵姑娘,雖然很漂亮,看樣子倒是個厲害角色。以後,你可有得受了。你以後要娶了她,看你還怎麼到外邊風流。”

    大醜說:“那也沒法子,婚姻是圍城,早就都得進去的。你不也想進去嗎?”

    玉嬌說:“那快趁著咱們都在城外時,好好享受人生吧。我找你來的目的,就是說,咱們以後怕不能這麼親熱了。我也得學正經姑娘,在和人家戀愛期間,得忠於他,要不,讓他知道,什麼都泡湯

了。我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讓我動心的男人,可不能錯過。”

    大醜笑道:“那很好。我支持你。既然以後可能摸不著你了,那麼現在,我就痛痛快快的干你一把。讓你一輩子都想著我。”

    這樣說著,大醜的嘴便吻住玉嬌的紅唇,原本在她腰上的手,分出一只向下,伸進玉嬌的睡衣裡,在她肥美的迷人的屁股上撫摸著,磨擦著,鑽研著。那種光滑與彈性,圓滿與豐盈,令大醜欲火熊

熊,不能自控。很快的,那只手便來到腚溝,浮光掠影的在溝裡迂回,癢得玉嬌直扭腰,想躲開這甜蜜的騷擾。可那只手像像蚊子一樣,如影隨形,跟著她的腚溝跑。

    那激情的手指隔著薄布在玉嬌的菊花上,小洞上侵略著,放肆著,不一會兒,玉嬌便春水涓涓,把褲衩濕了一大片。大醜的手也受到滋潤,他故意多沾了點水,松開玉嬌的嘴,把手指拿到玉嬌嘴邊

,笑道:“這是你的蜂蜜,你嘗嘗味兒。”

    玉嬌臉紅如霞,嬌喘噓噓,媚眼如絲,一邊挺著下身,一邊嬌聲說:“牛哥哥,你先嘗嘗,看香不香。”大醜見她浪態撩人,便把春水都舔到嘴裡。

    玉嬌膩聲問:”牛哥哥,我的味道好不好?”

    大醜不答,把嘴壓到玉嬌嘴上,吻了起來。借這個機會,把她的液體都渡進她的嘴裡。之後,大醜問道:“味道怎麼樣?”

    玉嬌哼道:“你這人壞死了。索性讓你壞到底吧。抱我上床,我要你的大肉棒。我要它給我性福。”

    大醜笑道:“今天,一定要你死幾回。讓你以後,每回跟老公干之前,都能想起我來。”說著,抱起玉嬌,走進性愛的天堂裡。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您可能也會喜歡
情色視訊美女免費聊天影音 - 台灣戀戀美女群視訊8dGo視訊聊天 - 台灣情人免費裸聊秀
國外交友網ut聊天大廳中國交友中心珍
後宮免費電影173交友網成人秀色秀場直播間
護士視訊清涼秀影音交友mmshow性感火辣美女貼圖 - 生活情色聊天室
麗的情色文學視訊辣妹直播 - 韓國美女主播熱舞視頻韓國美女視頻跳舞
知己同城交友 - 妹哥快見異性交友論壇情色排行ut視訊偷錄影片
夜色伊甸園交友網 - 國外視訊聊天網站 - 真人秀場在線聊天室E夜情交友網 - 美女全裸視頻,台灣視訊美女聊天,免費aa片試看美女視訊54gymm
視頻聊天室國外免費視訊交友 - 三色網 - 293視頻聊天室伊莉視頻 影片區 - 真人視訊影音聊天
異性休閒保健按摩視頻美少婦電影網 - 免費在線裸聊qq號碼qq樂真人視訊交友 - live173 視訊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