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隸太後

「早……早安,主人,我是性奴隸太後,主人吉祥!」用發抖的聲音說著,將她那長而華麗的睫毛向下看。
  「你忘了該有的服務了嗎?」
  雖然馬上把眼光看著瘦頭陀,但又馬上把眼光往下看。
  從她那深藍的迷你裙下露出了健康美和官能美的雙腿,瘦頭陀交互地看著太後的臉和迷你裙的內部。
  「對,就是這樣,在主人的面前就是要像這樣。」
  「是,是!」
  瘦頭陀用腳踏在她那張開的大腿。
  「啊!是的,主人!」兩腳的腳趾也在發抖著而說出了這樣的話。
  「按照教主夫人的命會,你是屬於母狗奴隸的等級。如以前說的,奴隸分為四種等級,由上而下是:女奴隸、母豬奴隸、母馬奴隸和母狗奴隸。為了顯示其階級,在她們的腳上各穿有白、紅、黑的性奴隸高跟拖鞋,而母狗性奴必須整天光著腳走路。你不但是對主人,而且是對那些階級在你之上的奴隸都必須絕對服從,如果被得知有違反命令的事,那你馬上要到教主夫人身邊當丫環,不再讓你做太後了,你聽到了嗎?」
“是,主人。求主人讓母狗性奴繼續當太後。性奴一定乖乖聽話,替教主和夫人辦事。”
“昨天命你光著雙腳,你有沒有執行了。”
“有,主人。奴婢乖乖地赤著雙腳來到金銮殿的,請主人檢查。”太後躲倒在地板上,高高地舉起自己那雙妖妖娆娆的赤腳,腳趾頭一翹一翹地,以表示對主人的恐懼和臣服。
  「對了!剛才忘了幫你穿戴另一件衣服,現在幫你戴上吧!」瘦頭陀拿出項圈走近太後,一下子項圈就戴在太後的脖子上了。
  「咻……啪!」瘦頭陀一鞭子打下去:「該怎麼回答呀?」
  「是!主人!」
  「只要你以後忘了主人的命令,主人就會懲罰你,知道嗎?」
  「是!主人!」
  「好!告訴我,你是誰?」
  「我……我是主人飼養的母狗性奴!」太後很小聲地說。
  「什麼?我聽不到,大聲一點!讓大臣們都聽聽。」
  「我……我是主人飼養的母狗性奴!」太後再說了一次。
  「嗯!很好,別再忘了!」
  「是!主人!」
  「過來,用你的嘴服侍主人!」
  瘦頭陀看到太後打算站起來,立刻又一鞭打了下去。
  「你看過那只狗用站起來走路的嗎?跪著爬過來!」
  「是!主人!」
  太後只好跪著爬到他的面前,瘦頭陀也故意刁難地向後退著,直到退到一張椅子時,才不再後退並坐在椅子上,太後爬到了他的面前,二話不說地用她的嘴隔著瘦頭陀的內褲吮吻著他的肉棒。
  「是不是你自願成為母狗性奴的呀?」
  「是!主人!是賤貨自願成為主人飼養的母狗性奴!」
  「呵呵!很好!別忘了你自己說過的話呀!」
  「是!主人!」
  「把主人的內褲脫了!用妳的嘴直接服侍主人的肉棒!做得好的話,主人有賞!」
  「是!主人!」
  太後脫掉瘦頭陀的內褲,並用心地吸啜著他的肉棒,還不時地發出「滋∼滋∼」的聲音。
  「母狗的口技不錯嘛!以前常吸別人的肉棒吧?」
  「是!主人!謝謝主人誇獎。」
  「主人肉棒的味道如何呀?」
  「主人的肉棒很美味!母狗很喜歡!」
  「母狗很喜歡主人的肉棒呀!那就更用心服侍它呀!」
  「是!主人!」
  「好啦!現在轉過身去,把母狗淫蕩的小穴對著主人!」
  「是!主人!」太後順從地轉過身去,並把自己的屁股退到瘦頭陀伸手可及的地方。
  「這麼自動呀?怎麼,幫主人服務的時候自己也想要啦?」
  「是!主人!」
  瘦頭陀伸手撫摸太後的淫穴,發現她在為自己服務的時候,小穴就已濕答答的了。
  「真是只淫蕩的母狗,光服侍主人的肉棒,小穴就濕成這樣呀!」
  「是!主人!」
  「好,現在面對著主人,自己坐到主人的身上,用你的淫穴來服侍主人的肉棒吧!」
  「是!主人!」
  太後站了起來,分開雙腿面對著瘦頭陀,用她自己的手扶著他的肉棒,很快地吞進她早就濕透的淫穴裡。
  「哦!主人的肉棒塞得母狗的淫穴好滿!」
  「自己活動自己的腰吧!」
  「是!主人!」
  太後扭動著她廿二吋的纖腰,專心地律動著,嘴裡也開始呻吟著。
  「哦……哦……嗯……嗯……主人的……肉棒……塞滿了母狗……的……淫……穴……哦……」
  「母狗的淫穴也不錯呀!夾得主人的肉棒好緊!」
  「啊……哦……哦……嗯……啊……哦……哦……嗯嗯……主……人……母……狗……現……在……的……感……覺……好……好……哦……!」
  「喜不喜歡主人的肉棒呀?」
  「主……人,母……狗……好……喜……歡……主……人……的……肉……棒……」
  「想不想常常被主人的肉棒干呀?」
  「哦……哦……嗯……嗯……想……」
  「那要不要永遠當主人飼養的母狗呀?」
  「哦……嗯嗯……腳……奴……哦……想……永……遠……讓……主……主……人……飼……養……哦……嗯……」
  「好呀!那主人就從今天開始收養母狗哦!」
  「哦……嗯嗯……謝……謝……主……人……收……收……養……淫……淫……蕩……的……母……狗……嗯……啊……好……舒……服……」
  「要記得你自願成為母狗並要求主人收養你的,知道嗎?淫蕩的母狗!」
  「是……啊……啊啊……主……人……哦……腳……奴……是……自……自……願……成……為……被……主……啊……人……飼……養……的……母……狗……啊……」
  「很好,待會主人會把主人的精液賞賜在母狗的嘴裡,你要一點不剩的全吞下去,知道嗎?」
  「是……主……人……哦……母……狗……嗯嗯……也……要……高……高……潮……了……」
  「母……狗……狗……高……高……高……潮……了……啊……啊……」
  在太後到達高潮的同時,瘦頭陀立刻抽出肉棒塞在她正大口吸氣的嘴裡,感覺到自己的肉棒一陣顫抖,瘦頭陀在太後的嘴裡射出濃厚的精液。
  插好之後,瘦頭陀命令她跟在後面自己爬著,就這樣太後當著大臣們的面被瘦頭陀象狗一樣牽著,爬著回到了慈寧宮。
  「爬到我的前面來!」
  太後安份地爬了過來,並跪在他的面前。
  「現在教你以後的問候方式及禮儀,要好好記住!知道了嗎?」
  「是!主人!」
  「嗯!首先是問候方式:   一、見到我就要跪下並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寒暄到我說『嗯』為止!   二、寒暄後,將上半身俯下親吻我的腳,並說『母狗腳奴向主人請安!』   三、以後不管我對你做什麼,你都要說『母狗腳奴謝謝主人的調教!』   知道嗎?」
  「是!主人!」
  「嗯!很好!再來是禮儀:   一、以後在穿著方面,只準穿著膝上二十公分短裙,而且不準穿著內褲!     項圈每日戴著,不準取下!   二、不準跟別的男人有肉體上的接觸!   三、要上早朝的日子裡,早上上早朝前到我府上來找我檢查,下班後自動到我府上等我;不上早朝的日子裡,早上起床後就自己到我府上找我。   四、每日要保持自己身體的清潔,包含肛門和光腳丫的清潔!隨時叫你的奴才們幫你把腳舐干淨,供我隨便玩弄,知道嗎?」
  「是!主人!」
  瘦頭陀慢慢地將問候的方式及奴隸應有的禮儀告訴太後,當他說完之後,便立即考試,只要她有一項記不清楚,瘦頭陀就拿起鞭子在她的身上鞭打。
  “今天你不是要接見台灣鄭克爽的夫人阿珂嗎?”
  太後點了點頭哀求說:「是,主人。可是我能不能用走的過去?」
  「誰能不能呀?」瘦頭陀裝傻地問。
  「母……狗……能不能用走的?」太後極不願地說出「母狗」這個字眼。
  「狗走路不是都用四只腳嗎?母狗當然也是一樣呀!」
  「母狗能不能站起來用走的去接受阿珂的跪拜行禮?」太後眼裡流露懇求的眼神:「求你。」
  「求誰呀?」瘦頭陀斜睨著太後。
  「求主……主人您……」
  「少廢話,叫你用爬的就給我用爬的!」
  「是……是的!主人!」太後還是屈服了。
  「哦!差點忘了母狗的身份象征─項圈!」瘦頭陀拿來項圈戴在太後的脖子上,又在項圈的拉環勾上狗煉,就牽著太後走了出去。
  阿珂一看到太後像狗一樣被牽著出來,當場嚇傻了。
  「太後!你……沒事吧?叩見太後娘娘,太後吉祥。」阿珂跪在太後面前請安。
  「母狗去侍候自己的奴婢吧!就像服侍主人一樣!」瘦頭陀命令太後去挑逗阿珂的情欲。
  太後像狗一樣爬了過去,從阿珂的腳趾開始一根根地舔著,接著是腳背、腳踝、小腿、大腿,最後隔著阿珂的內褲舔弄著阿珂的陰唇。
  「阿珂!你可以趁太後在幫你服侍的時候,鞭打太後的屁股。」
  阿珂的手上拿著皮鞭,因為太後的服侍,她的臉正泛紅著,她聽到瘦頭陀那麼說,想也不想地就對著太後的屁股打了下去。「啪」的一聲,太後的嘴裡只「嗯」了一聲,仍繼續地服侍著阿珂。阿珂臉上越來越紅,嘴裡也開始輕輕地發出了呻吟。
  「阿珂,讓太後更用心地幫你服侍吧!」瘦頭陀說完後又對太後下命令:「母狗,用嘴幫你的奴婢脫去內褲,更用心地服侍她吧!」
  太後聽到瘦頭陀的命令後,就用她的嘴左一下右一下地慢慢脫掉阿珂的內褲。
  「太後……不要……啊……」阿珂本想阻止的,但太後已脫下了自己的內褲正用她的舌頭,舔逗著陰蒂。阿珂把手裡的皮鞭放下,空出了雙手在自己的乳房及乳頭上撫弄著。
  「母狗過來服侍我吧!」
  太後聽到瘦頭陀的命令後,便轉向爬了過來,她爬過來後,舔吮著瘦頭陀的腳趾及腳背。阿珂則因為失去了太後幫她分擔下體的搔癢感,就用自己的右手繼續撫弄著自己的陰戶。
  「母狗直接服待主人吧!」瘦頭陀看著阿珂手淫的醜態,自己的肉棒早已勃起著。
  太後到命令後,用嘴費力地先幫瘦頭陀脫去了褲子,再用嘴咬下了肉褲;瘦頭陀的肉棒因為少了內褲的束縛而打在太後的臉上。
  太後脫掉了瘦頭陀的內褲後,先用她的舌頭在肉棒上舔著,她非常用心地舔著,一只手握著陰莖上下套弄、另一只手則在撫弄著他的陰囊;她看到瘦頭陀的馬眼有著透明的液體時,就把他的肉棒含進了嘴裡,她一邊吸吮著肉棒、一邊用她的舌頭在馬眼上舔弄著。
  「母狗去拿按摩棒來幫幫你的奴婢吧!」
  太後用嘴含著按摩棒,慢慢地插入阿珂的陰道裡。「哦……!」按摩棒剛插入阿珂的陰道,阿珂就不自主地發出滿足的呻吟。太後用嘴含著按摩棒的底部緩慢地抽插著;瘦頭陀則插入太後的陰道內,
專心地抽插著太後。
  「哦……請……主……主……主人……用……力……插……死……淫……蕩……的……的……母……狗……哦……」太後請求著。
   插完了太後,瘦頭陀說:“阿珂你也給我當性奴,以後不管回答什麼,都要說『是,主人!』,知道嗎?」
  「是……主……主人……!」阿珂回答後,頭立刻地低了下去。瘦頭陀把阿珂的上半身推倒,她的屁股高高地翹起,她的淫穴在閃耀著銀光。
  「阿珂,以後你的名字就是『媚奴』!知道了嗎?」
  「是……主人!」
  瘦頭陀把早已興奮不已的肉棒插入阿珂的淫穴時,阿珂發出「哦!」的一聲,愉快地享受著被肉棒插入的快感。
  「媚奴,從現在開始,你就跟太後一樣,喪失了站立行走的權力,只要是在主人面前,你就只能跟太後一樣用爬的,知道了嗎?」
  「是……主人!」阿珂恭敬地回答著。
  「現在我幫你戴上母狗的身份象征--項圈吧!」
  瘦頭陀去拿來另外一條項圈,掛戴在阿珂的脖子上,並在項圈上掛上了狗煉。
  「你跟太後還真是一對好姐妹呀!不單止一同成了母狗,還是一對母狗姐妹呢!」瘦頭陀嘲諷著阿珂:「去把妳的好姐妹叫醒吧!」
  「是……主人!」阿珂回答完之後,就爬過去搖晃著已經在地板上睡著了的太後。
  「太後……太後……起來了!」
  「嗯……阿珂……?」太後看著阿珂。當她看到我手上拿著一條狗煉,目光慢慢地順著鏈子移動,當看到鏈子的另一端正系在阿珂身上時,她楞住了。當她稍稍回過神來,卻又看到阿珂的脖子上,也跟她一樣戴著項圈時,她更驚訝了。
  「阿珂……你……怎麼……也戴著項圈?」
  「因為她跟你一樣也成為我飼養的母狗了。」
  太後不敢置信地看著阿珂,阿珂輕輕地點了點頭後說:「因為我很羨慕你能盡情地享受高潮,所以……」
  「媚奴,過來!」
  阿珂慢慢爬到瘦頭陀的腳下,蹲在那邊等著他的另一個命令。
  太後聽到瘦頭陀叫阿珂為「媚奴」時,她還以為她聽錯了。
  「阿珂,你……你……是『媚奴』?」
  「是呀!你的好姐妹,從現在開始叫做『媚奴』,不再叫做阿珂。」
  「媚奴,好好看著,以後你若不服從主人的命令的話,麗奴的下場就是最好的借鏡。」瘦頭陀命太後自己拿來皮鞭,一鞭一鞭地用力抽在她的身上,打得太後哀叫不已
,拼命地求饒:"饒了我吧,主人,腳奴不敢,腳奴乖乖。”
  「這就是不服從的下場,媚奴你也好好給我記住!」
  「是……是……主…人……!」阿珂被瘦頭陀懲罰太後的方式震懾住了,吞吞吐吐地回答著。
  「你以後還會不服從嗎?敢在我調教你時睡覺嗎?」
  「不……不……敢……了……」
  「你的奴名叫什麼呀?」
  「腳……腳……奴……」
  「媚奴,那你呢?」
  「媚……媚……奴……以……後……再……再……也……不……不……不敢……了……!」
  「腳奴、媚奴把你們的屁股對著對方!罰你們跪三個時辰後才能回去。」瘦頭陀命令著她們兩個。
   阿珂和太後異口同聲地回答:「是,主人!」



您可能也會喜歡
熟男熟女視訊聊天室 - 台灣uu網絡視訊聊天Live173視訊交友直播 - 台灣情人網聊多人視訊聊天 - 正妹美女圖直播遊戲世界清涼養眼
視訊辣妹自拍交友情色小說av - 免費色情片觀賞騷老師AV
熟女情色貼圖視訊會議 - 2009真情寫真圖微風成人區
0509視訊聊天秀芭比貼圖區甜心女孩交友視頻社區
哥要搞中文網愛色網ut視訊側錄
真人互動視頻直播社區後宮電影院 - yy裸聊直播聊天室-影音視頻-直播視頻直播-123456789遊戲操一操影院人妻 - 免費情色圖片欣賞 - 性感短裙美腿美女
玩美女人影音,愛聊多人視頻聊天比基尼美女愛愛情色成人貼片區
午夜福利美女視頻網視訊網微風成人區
888色客影視網微風成人 - 搖挑女人視訊 - 午夜電話聊天性話題免費現場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