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輩的餘陰:救夫人妻】(04)

 這一路過來,張怡完全沒有注意到過往的一切。她已經陷入了無盡的痛苦中。
無論做哪一種選擇,她都將麵臨著無盡的悔恨。

  不去,保全自己的那一絲清白。卻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丈夫哐當入獄,自
己的家庭會斷了經濟來源,自己家的房子,存款可能會當做非法收入被收歸國家。
那些平日裏羨慕自己的閨蜜朋友私底下指不定怎麼嘲笑自己。

  去,賭那一線生機,保全自己丈夫,保全自己的家庭,而自己的軀體卻會淪
為男人的玩物,這具豐滿的具體會被丈夫之外的男人蹂躪,下麵象征女人貞潔的
私處會被陌生男人的肉棒插入。

  該如何選擇對張怡來說非常困難,但是做出選擇卻是非常簡單。她無法想象
失去一切後的生活會是多麼辛苦,她不敢去想那種身無分文艱難度日的日子。而
且她也不想自己剛剛出生的女兒過上那種清貧的生活。

  所以,現在,張怡坐上了去往地獄的列車。她無比的希望這條路永遠沒有終
點,渴望到達的時間再晚一點。

  可惜再遠的路都會走完,在遙遠的目標總會到達。

  麻木的走在路上,看著周圍匆匆而過的人群,張怡感覺自己就像是被這個世
界拋棄的可憐蟲,哪裏都沒有她的落腳之地。

  而那棟記憶裏不想再到達的房子已經清晰的出現在眼前。那麼耀眼,那麼突
兀的映入了張怡的眼中。

  「歡迎光臨,張阿姨……請進……」在家苦等了好久高貝寧等的都有點要放
棄了,那麼多精心的準備卻沒有人參與,苦等的高貝寧以為自己的計劃已經失敗
了。

  突如其來的門鈴聲就像是天堂的樂章,讓他的身體從上到下都忍不住打了寒
顫,按開手中的遙控器,帶著邪氣的微笑,高貝寧打開了大門。

  一門之隔的張怡,門鈴的聲音就像是惡魔的響鍾,敲開了地獄的大門,隨著
高家防盜門的打開,張怡仿佛看到了群魔亂舞的地獄之門為自己開啟。

  「你……你到底能不能救……救我老公……」站在門口的張怡不確定這個隻
有半大的男孩可以決定自己丈夫的命運。

  「張阿姨,不要這麼著急嘛……先進來坐著說……」看到這個比自己大十多
歲的少婦人妻已經上鉤,高貝寧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你要是不能證明你能解決麻煩,我現在轉身就走,如果你要用強,我現在
就叫,反正我老公也出不來,我也什麼都不怕了……」強壯鎮定的張怡一定要確
定自己做的那個決定是否值得。

  「好好好,你看這是誰的電話……」高貝寧給張怡看了一個電話,隨手就撥
了過去。

  這個電話張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這是這次紀委小組組長張碩的電話,這
幾天自己一有時間就撥打這個電話,除了一開始得到幾個官方的回答,後麵連接
都不接了。

  「嘟……嘟……」電話通了之後,高貝寧打開了公放,然後示意張怡,小聲
說道,「你不會想在走道上說你丈夫的事情吧?」

  說著,高貝寧就把進門的通道讓開,就這麼看著張怡,無聲的逼迫讓張怡別
無選擇,隻能跟著躋身進了高家的大門。

  隨著防盜大門關閉,張怡感覺自己渾身寒冷,那通往光明的最後一道路被自
己丟棄了。現在她隻能舍身在地獄伺候惡魔,換取家庭的安穩,換取丈夫的平安,
換取女兒的生活。

  張怡現在雖然進了高家的大門,但還是小心的防備著高貝寧,不見到高貝寧
的顯示可以拯救她丈夫的能力,她寧可死也要保護自己的清白。

  雖然做好了喪失清白的準備,但是也要丟棄的有價值。

  「小高啊,怎麼了,找張叔叔有什麼事情麼?」電話終於通了,高貝寧得意
的看了一眼緊張的張怡。

  「沒事,張叔叔,我就想問問劉全誌現在什麼情況啊……」說著,高貝寧一
邊拿著電話,一邊向張怡走過去。

  男孩色眯眯的眼神讓張怡感到反感和惡心,但是這個難得打通的電話,讓她
又不敢放肆。隻能老老實實的站在那,看著色眯眯的男孩越靠越近。

  「怎麼,小高認識他?」張碩充滿疑問的問著高貝寧。

  而這邊高貝寧已經和美豔人妻張怡近乎零距離的接觸了,高貝寧的胸口壓住
了少婦生完孩子後豐滿的胸部,不停的擠壓。一隻手拿著電話,一隻手摟住了張
怡纖細如水蛇的腰肢,在那翹挺渾圓的屁股上猥瑣的撫摸著。

  而張怡卻是無聲的抵抗著,死死地咬著自己的嘴唇,害怕自己的尖叫聲驚擾
了電話那頭的張碩。

  「小高???」半天沒有收到回答的張碩再次問道。

  「不是,就是有個朋友讓我問的,張叔叔這些不算保密信息吧……」高貝寧
一邊用眼神警告掙紮的張怡,一邊用手和胸口細細體會著女人身體的韻味。

  「沒事,就是保密的信息,小高你想知道,也可以告訴你……哈哈哈……」
張怡驚呆了,這可是那個高傲無雙,目中無人的張碩麼?怎麼現在張怡聽見他的
話,感覺他就像是一個狗腿子在討好自己的主人啊。

  張怡掙紮的力量開始無力,她不知道是自己累了,還是相信了這個小男孩居
然有著恐怖的能量。一個電話就可以指揮那些恐怖的紀委小組。

  「那個劉全誌啊,這才審問了3天,整個人都快崩潰了,已經不吃不喝了2
天,我看啊,估計快廢了……」張碩漫不經心的描述著劉全誌的狀態,卻不知道
現在劉全誌的妻子都被高家小少爺摟在了懷裏,肆意的玩弄和侮辱。

  張怡一聽這話差點叫出聲來,自己那個春風得意的丈夫怎麼會落到這個田地,
那……那……自己的那個家怎麼辦?

  快想辦法,把丈夫救出來,隻要能洗白丈夫身上的那些罪行,那什麼都可以
重來。先到這,張怡隻能將希望放在這個比自己小十多歲,正在輕薄自己的男孩
身上。

  看著這個渴望了好久少婦,這個比自己大十多歲的女人將最後的希望放在自
己身上,高貝寧高傲的笑了,就像是上位者對下位者的俯視。

  高貝寧鬆開了揩油的手,將女人誘惑的身體放開。「張叔叔,那個,劉全誌
你也別太緊逼了,給他稍微緩緩勁,把人逼死了也不太是不是?」,說著高貝寧
當著張怡的麵,將自己的那隻邪惡手光明正大的撫上了女人的胸口,輕輕的揉捏
著少婦豐盈的乳房。

  高貝寧這是吃定了女人不敢反抗,在這個檔口,除了自己沒有人肯幫她。既
然她選擇了過來,那她就做好了這個準備。

  張怡看著那隻手居然當著自己的麵直接抓上了自己的胸脯,這……這……簡
直太過分了,這是在侮辱她麼?

  可是她能怎麼辦,她的老公已經在紀檢那邊快要崩潰,如果再不找人幫忙,
那等待她的結局就是家破人亡。

  現在男孩肮髒的手按在自己胸脯上玩弄,已經看準了自己不敢反抗,隻能默
默地忍受。張怡不敢反抗,不敢逆著高貝寧的意思。隻能忍受男孩的手肆無忌憚
的玩弄自己的胸脯,而她卻要閉上雙眼,咬著自己的嘴唇,連躲閃的動作都不能
有。

  「行,既然小高都這麼說了,我這個做叔叔的不能不給麵子……」張碩這個
在外人看起來大公無私的紀委官員,實際上是高家的鐵杆簇擁者,麵對這個高家
獨苗的命令,怎麼敢不重視。

  「那就謝謝張叔叔了……」高貝寧對這個高家的仆人還是非常客氣的。

  「這算什麼麻煩,以後有什麼事盡管給叔叔打電話……」張碩大包大攬的給
高貝寧做狗腿子,想要在這個高家第三代人的心目中留下好印象。

  「太客氣了,張叔叔……」掛了電話,高貝寧帶著玩味的眼神看著麵前這個
默默忍受著侮辱的女人,緋紅的麵孔讓本就美豔的她更是誘人。

  「你……你還有沒有放了我老公……」張怡本以為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劉全誌
獲得更多的好處,可高貝寧卻異常幹脆的掛了電話。

  「美人,你不會以為我就摸了你胸口一下,你就要我放了你老公吧……你是
不是太天真了點……」高貝寧放過了張怡的乳房,走到客廳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
遠遠的看著站立在那的少婦。

  「你到底想怎麼樣,才能幫我……」異常安靜的氣氛讓張怡反而更加害怕,
不安的內心是能怒吼才能得到安穩。

  「你到我身邊來……」反觀張怡的反常,高貝寧到時非常的冷靜。

  滿不情願的張怡邁著那雙筆直的長腿走到了高貝寧的身邊,「說,到底你要
怎麼樣?」,居高臨下看著沙發上的高貝寧,雖然她個子比高貝寧還要高,但是
氣勢上卻低了不止一籌。

  「給我一次……」看著這個讓任何男人都渴望的人妻人母,高貝寧舔著舌頭
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讓這個堅貞的人妻放棄一切尊嚴和抵抗,陪高貝寧這個丈夫之外的男人3天,
還是一個把她小很多歲的男孩,這讓張怡感到了無力和羞恥。

  「你……你……」語無倫次的張怡不知道怎麼拒絕,是該罵他的不要臉,還
是祈求他的憐憫。這一刻的張怡需要獨自做一個決斷。

  「別你啊,你啊的了,這是我開出的條件,你剛剛也看到了,這次紀檢小組
的組長和我的關係不一般,你也知道我家的情況,現在你可以相信我的能力了」,
高貝寧看著正在思考的少婦,再加了一把火,「如果你這幾天讓我舒服了,別說
放你老公出來,以後飛黃騰達也不是做不到。你應該知道,以我高家的勢力,這
點小事不會有什麼問題。」

  張怡看著一臉穩操勝券的高貝寧,她那嬌嫩的嘴唇都快被咬破了。屈辱,對
她人格的侮辱讓她恨不得和對方同歸於盡,可惜她不能。她還有孩子,她還有家
庭,她還有一個被紀檢詢問的快要瘋掉的丈夫等待著她去救。

  「我答應你,但是希望你能做到你說話,要不然,我……我做鬼都不會讓你
好過!!!」張怡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
做這樣的決定。

  「哈哈哈,太好了,大美人,你是我的了……」開心的高貝寧想要跳起來,
這個妖豔動人少婦終於在自己麵前低頭了。

  看著這個隻有十幾歲的男孩,卻有著讓自己這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低頭的勢力。
張怡覺得為什麼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自己身為一個成年女人,卻要在一個未成
年的男孩麵前放下所有的尊嚴和女人矜持,背棄人妻的貞潔去伺候這個男孩,用
自己少婦豐盈的肉體去取悅這個半大的男孩。

  為什麼?為什麼?

  「張阿姨,現在你把你的衣服脫掉吧……」高貝寧異常有神的眼睛緊緊的盯
著張怡。

  雖然知道這一刻會來臨,可是真的到了這一刻,張怡真的無法做到想象中的
那麼坦然。這是多麼大的一種侮辱,才能讓一個女人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麵前自行
脫掉衣服。

  此時此刻,張怡覺得自己不再是一個女人,甚至都不像是一個人,就像是一
個物品,一個精美的禮物,即將被這個男孩享用。

  「阿姨,難道你不想答應我的要求,不想救你的老公了麼?……還是阿姨等
著我幫你脫衣服???」坐在沙發上的高貝寧取笑和威脅著張怡。

  「不要……我,自己來。」猶豫了片刻的張怡還是動了,事情已經到了這一
步,再也沒有回頭了可走,倒不如閉上眼睛忍過這一次。

  青春期的少年總是那麼躁動和不安,麵對張怡這樣極品少婦的脫衣舞,讓高
貝寧的口水都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完美,簡直就是完美……比A片裏麵的那些女憂都完美……」張怡的淚水
已經無法控製的順著滑嫩的臉龐滑了下來。

  任憑昂貴的名牌衣服滑落到了地上,隻穿著內衣褲的張怡猶如那維納斯的雕
像,完美到無與倫比。

  張怡一頭長而飄逸的卷發披在肩上,那正在哭泣的眼睛閃著令高貝寧為之瘋
狂的哀怨,瓜子臉上鋪著一層淡淡的妝容,那水水的紅唇性感而妖媚,性感的蕾
絲胸罩將她那一對酥胸暴露在外,讓高貝寧覺得自己胯下的肉棒快要爆炸了。纖
細的小蠻腰如水蛇一般,少婦生完小孩之後特有的豐盈小腹是那麼的具有美感。

  高貝寧受不了了,直接站起來將這具上天恩賜的肉體摟在懷裏,一口就吻在
了張怡的紅唇上,舌頭赤裸裸的入侵了人妻的口中,挑逗著她躲閃的香舌。

  激動的高貝寧用力的吻著少婦張怡,雙臂死死地摟著女人嬌嫩的身軀,仿佛
想要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

  男女間毫不遮掩的親熱,相互交換著自己的津液,隻不過高貝寧是主動,張
怡是被動吞吐著男人的口水。

  就在張怡感到自己頭暈眼花呼吸不上來,隨時處於暈闕的時候,高貝寧放開
了張怡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張阿姨,還要麻煩你把我的褲子脫掉,讓我好好介紹一下我的好兄弟……
哈哈哈……」囂張的高貝寧現在吃定了這個少婦,死死地握住她的死穴,慢慢的
玩弄調教她。

  已經是人妻人母的張怡沒有了少女的害羞,早就經曆過人事的她對男人胯下
的那個東西也是特別熟悉,隻是眼前這個男孩的肉棒異於常人的碩大。

  張怡在高貝寧的雙腿之間緩緩的蹲了下去,白皙的雙手抓住了高貝寧睡褲的
皮筋,輕輕的拉了下來,那個罕見的大肉棒再一次在她麵前耀武揚威的挑動著,
濃烈的雄性氣息擋不住的撲麵而來。

  這一刻的高貝寧覺得自己幸福的要死,高貴的人妻終於在自己的胯間放低了
身子,主動的蹲在自己的胯下脫掉了自己的睡褲,將自己的大肉棒釋放了出來。

  看著自己的肉棒距離美豔人妻的麵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異樣的刺激讓更多
的血液湧入大肉棒,讓它更加的威武雄壯。

  「阿姨,我的好兄弟是不是特別的雄偉啊……哈哈哈……來,給我舔一舔…
…」高貝寧這次的命令讓張怡無法接受。

  讓自己用嘴去服侍男人的肉棒?這是她丈夫都沒有享受過的服務,雖然之前
丈夫提起過,但是張怡無法想象為什麼女人要用吃飯的嘴去舔男人排泄用的生殖
器。為了這件事情她和丈夫發生了劇烈的爭吵,最後還是以她的勝利告終。

  可現在這個小男孩,居然再次讓自己用嘴去舔弄他肮髒的肉棒?

  「這不可能……」張怡第一次鼓起勇氣拒絕高貝寧的命令,這個讓她感到萬
分惡心的命令。

  「哦……嗬嗬……是麼???」現在居高臨下的高貝寧一邊輕蔑的看著張怡,
一邊搖晃著手中手機。

  「你……」張怡當然明白高貝寧的意思,如果她不放下身段,不暫時的委身
在男人的胯下,去親吻舔舐男人的肉棒,那麼她的丈夫就不會被放出來。



您可能也會喜歡
視訊美女聊天mlive173影音視訊交友聊天室 - 賽車女郎寫真色情聊天交友
喔喔視頻社區一對一視訊美眉免費同城交友聊天室
18禁情趣精品 - 紅秀聊天室破解網在線女主播聊天室 - 日本情色小遊戲本土av性愛
嘉義網友聊天聯盟MV免費視頻聊天室 - 日本辣妹影片直播淫蕩學生妹
uthome 90691 18禁 成人 影音 Live秀av裸聊直播間
辣妹情色貼圖,美女視頻在線播放 - 美女裸聊qq - 影音視訊聊天日本學生美女寫真圖愛吧客棧 - 78論壇 - 免費色情卡通漫畫
美女視頻直播秀場 - 約砲聊天室 - 弦子性感長腿圖片麗的情色遊戲 - 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 - 色人間台灣美女自拍寫真 - 亞州成人裸體圖片 - live173影音生活秀
麗的情色遊戲戀戀激情視頻直播間日本免費成人線上影片 - 小高聊天室
同城約炮網 - 天天影視網色GIF我猜網路美女寂寞午夜交友聊天室 - 免費進入主播裸聊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