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屍鬼同人 1-3

這篇是屍鬼的同人作,所以沒看過屍鬼的朋友可能無法無解,在這裏我簡單
的說明下什麼是屍鬼,被屍鬼咬死的普通人,死後有一定幾率變成屍鬼,屍鬼的
弱點是非常懼怕陽光,所以白天必須睡覺,而且屍鬼吃補了固體食物,隻能吸人
血才可以生存,優點是屍鬼除非被洞穿心髒或者切掉頭部才可以殺死。

    否則的話其他物理傷害都會被迅速的恢複,化學傷害也會被屍鬼提別的血液
中和掉,而且屍鬼的壽命非常的長……屍鬼的頭領沙子都活了好幾百年

             第一章-小惠的贖罪

  被汽車撞到在地的少女,手腳被男人們死死按住。感到一個尖銳的物體抵住
了自己的胸口,少女絕望的尖叫!

  「我是小惠啊,清水惠啊!你們不認識我了嗎」「放開我!!!啊!!!!!
不要!!!!!呀……」

  尖叫聲在房間裏回響……少女猛的擡起頭,看看四周,白色方磚築起的牆壁,
看起來有些年頭了,房間裏空空蕩蕩的,地上散落一些繩子和類似刑具的東西,
牆上有幾盞不知什麼年代的小燈……散發著微弱的光亮……整個房間看起來非常
昏暗。回想起剛才的夢……

  「好可怕,原來是夢。」「唉,我……」

  手臂和小腿傳來的束縛感告訴自己現在正被捆綁著……微弱的燈光照在小惠
身上,淡粉色的秀發,長長的雙馬尾,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和鼻子,尖尖的
下巴,一張非常可愛的臉龐。

      光滑的肌膚猶如海豚的皮膚一般,而且皮膚非常的白,白的好像看不到血色
但畢竟是非常年輕的肉體,看起來正是女孩發育成熟之後最可口的年紀。

  胸部和腿上傳來冰涼的感覺,她現在全身正一絲不掛的爬在地上,雙手被手
銬反銬,雙腳也被鐵鏈銬住,鐵鏈的一頭釘在地上,這樣她根本無法爬起來,隻
能繼續保持這個臉朝地的姿勢。

      小惠掙紮扭動的身體曲線畢露,年輕的身體身上毫無一絲贅肉,大約160
cm的身高,修長的大腿,非常纖細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即使是C罩杯的胸部
也顯的非常大,絕對的青春美少女。

     發現爬不起來的小惠掙紮了一會就放棄了,臉側貼著地面回想自己究竟是發
生了什麼事。自己前些時候因爲屍鬼事件變成了屍鬼,之後村民們屠殺屍鬼的時
候自己想要跑出去,好像被發現了,之後被汽車撞倒就沒了意識。

     難道是村民們認出我是小惠了~ ,看我這麼可愛決定不原諒我嗎~ ……不對
啊,要是那樣的話,自己怎麼會被扒光衣服關在這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小惠緊
閉雙腿,仔細的感覺自己私處是否有什麼異樣。

    還好,雖然被扒光了衣服,好像他們並沒對我做什麼啊……真是的,爲什麼
要扒光人家的衣服呢。雖然我現在是屍鬼了,也還是和人一樣的嘛,這樣真是讓
人羞愧。他們不會是想折磨我吧……畢竟我咬死了他們那麼多人……想到這裏小
惠不禁害怕起來……

  正在這時,房間裏突然亮了起來,牆上的燈好像換了檔一樣發出強烈的光線,
小惠本能的低頭躲避著燈光,耳邊傳來皮鞋踏在地面的聲。

  「醒了啊,清- 水- 惠」尾崎俊夫的聲音。

  「是醫生先生嗎,我怎麼會在你們,你們到底要做什麼啊」

  「做什麼?我本人來說,對屍鬼的研究還沒有完成,而且其他村民……」

  「研究!你這個變態,我才不要被你研究,快放我出去!」

  「那是不可能的,因爲你們的行爲,很多村民都失去了妻子,你要用你的身
體來贖罪,50年,100年,不停的在這裏做男人洩欲的玩具,直到村民們不
在需要你」

  「啊,你們這些變態!!救命啊!!誰來救救我,放我出去!」

  「想出去的話就好好的服侍這些肉棒吧,嘿嘿」跟在醫生背後的村民猥瑣的
說道,小惠這才注意到醫生身後跟著2個全身赤裸的男人,而且……他們的小腹
下面都有一根肉棒直挺挺的對著自己。

     雖然小惠從未和男人做過,但是也從熟本上知道,那個就是男人的陽具。
可是那麼粗大的東西,自己的小穴明明隻有幾根鉛筆那麼細,怎麼可能插的進去
啊……

  「醫生,我們和其他人商量過了,每個月的1號下午,是我們2個的時間,
因爲人數太多了,所以還是2個人一起這樣大家才能每個月都能來玩」

  「恩,你們替我轉達一下,每組人隻能玩3個小時,而且不要上午來,避免
她接觸陽光,否則以後大家都沒的玩了,而且我也需要時間對她進行研究,你們
如果想讓她口交的話,別忘記給她帶上口枷,她現在還是可以吸血的要小心」

  「知道啦醫生,嘿嘿,我可以開始了吧!」

  「你們怎麼能這樣!!我可是清水的女兒啊!!你們能對我做那樣的事嗎」

  看著憤怒的小惠,醫生說道「這是對你的懲罰,何況你已經不是人了,你還
有沙子是屍鬼的幸存者,你們必須償還」頓了一下之後,醫生繼續說道,「等我
們抓住沙子的話,也許你會輕松一些吧,如果想死的話,你也可以試試,如果你
可以死的了的話」說罷,醫生轉身離去……

  「嘿嘿,小惠,你還活著的時候我們早就想對你做了,現在你死了真是太好
了!」

  「是啊,你可是把村裏的男人都誘惑的不行啊,經常穿的那麼漂亮!」其中
一個男人急不可耐的趴在小惠身上亂親亂摸。

      「滾開,滾開」

  「啊,把你的髒手拿開,你這大肥豬!」感到私處被人扒開,小惠急切的哭

  「她好像還是處女呢」

  「不是說會保持死之前的樣子不停的再生嗎,她也許早被醫生做過啦,她的
處女膜應該可以無限再生的」

  「哦,這樣啊,害我白興奮了,還以爲咱們是第一個上她的呢」

  「你們再說什麼啊!」

  「你先從她身上起來,我要把她的腳鐐打開,那樣才能玩的舒服啊」「嘿嘿,
管她呢,我早就等不及了」說罷,男人抱起小惠的腰部讓她的屁股翹起來,形成
臉和雙膝貼地的狗爬式,強分開小惠的雙腿,扒開顔色淡淡的陰唇,粗大的雞巴
對準了小惠窄小的洞口,感到小穴被熱熱的堅硬的物體抵住,小惠瞪著眼睛害怕
的說不出話來。

  「求…………求…………」男人的龜頭抵住柔軟的小穴洞口,開始一點點往
裏插「求求……」流著眼淚的小惠哭泣祈求,還沒等她說完,就發出一聲驚呼
「啊」男人的龜頭已經插破她的處女進入了她的私處。

  「呼,爽啊,好緊啊,終於插進去了,我還沒玩過這麼嫩的少女呢」過度的
快感讓男人還沒等完全插入就開始了活塞運動。

  「啊,疼啊,好疼啊!快住手」

  「啊,啊,爽,爽啊」,無視小惠的哭喊,男人隻是興奮的大叫著,他雙手
掐住小惠的細腰,快速的用自己的雞巴在她的小穴裏抽插著。被男人大大的雙手
緊緊掐住小惠就像隻可憐的小雞,好像隨時都會被掐成兩段,下體撕裂般的痛楚
讓小惠慘叫連連。

    旁邊的男人看的難忍,他一把拽住小惠的馬尾,掐住小惠的腮幫子,迫使她
張嘴,然後強行給小惠帶上了口枷。後面的男人順勢拽過小惠的雙馬尾,依靠拽
著馬尾做著抽插動作,就好像小惠的頭發是騎馬的韁繩,每次男人插入,小惠的
身體都被向前頂,男人用力拽著小惠的頭發,這樣就不至於因爲抽插太快而不小
心陽具滑落出來。

    前面的男人跪在地上,把雞巴放入小惠的嘴裏,用力在一邊的腮幫子上來回
滑動,小惠的呼喊也因此變的含糊不清起來。

  「快,用你的舌頭好好服侍我,不然我讓戳瞎你的眼睛」看著緊閉雙眼的小
惠,男人興奮而殘忍的說到。

  小惠毫無反應,舌頭被雞巴壓住根本動不了,男人卻提出這種要求,隻能任
憑他們蹂躪自己的肉體,小惠真的很想狠狠咬掉這個男人的雞巴,但是嘴巴被口
枷固定隻能張的大大的而合不起來。

  看到小惠不理自己,男人憤怒了,她一手扒開小惠的眼皮,另一手伸出中指
毫無猶豫的戳了進去。

  「嗚……」被雞巴頂住喉嚨的小惠發出淒厲的聲音。被戳瞎的左眼,流出暗
紅色的血液,但是很快血就是止住了,並且被戳瞎的眼睛也在慢慢的恢複。

  「你這死怪物!」男人說著抱住小惠的頭,把自己的雞巴整根塞入小惠的嘴
巴裏。

  小惠的臉被死死壓在男人的陰毛裏,大概20厘米長的雞巴全部進入了小惠
的喉嚨,看著小惠痛苦的表情,男人開始瘋狂的再小惠的喉嚨深處肆虐,每次全
根插入都能看到小惠的脖子明顯變粗了,當雞巴拔出又恢複原狀。

      男人用雙手死死掐住小惠的脖子,這樣雞巴插進去會覺得更爽,整個喉嚨也
能更緊迫的包裹住雞巴。男人把雞巴再次整根塞入,龜頭穿過小惠的喉頭,插入
喉嚨深處,龜頭處清晰的感覺到小惠的喉嚨在做著嘔吐運動,男人就這樣讓龜頭
享受著這個過程,直到小惠沒受傷的右眼翻起白眼,從嘴巴裏擠出白沫也沒有停
止。

      後邊的男人看的興起也開始整根抽送,粗大的雞巴噗嘰噗嘰在少女的小穴裏
抽送。他的手也沒閑著,一隻手抓住小惠C罩杯的乳房用力的抓弄,乳房上多次
被抓出血來,但都很快恢複了……

  「操死她,這個怪物,都是她害死了咱們的妻子!」後面的男人更加賣力的
抽送,小惠的身體整個痙攣起來。整個房間回響著小惠含糊的嗚泣聲,男人的喘
息,還有肉體交合的聲音。

  小惠在兩人瘋狂的蹂躪中,終於死過去了。

  「啊!操死她了,爽啊!!」前面的男人看到小惠扭曲的臉龐終於忍受不住
射了出來,他趕緊再次插到喉嚨的最深處,讓精液射到很深的地方,這讓他感到
前所未有的痛快。

  「啊……?」後面的男人怒吼著也開始最後的沖刺,一股股白濁的精液都射
進了少女的子宮。

  前面的男人把所有的精液都射進小惠的嘴裏後,把混又精液和小惠唾液的液
體蹭在小惠的臉蛋上,直到把自己的肉棒弄幹淨,後面的男人則順勢爬在小惠身
上休息,手在小惠光滑的肌膚上來回撫摸著。

  「呼,呼」兩人喘著氣,看著剛被他們蹂躪過的少女。

  還在痙攣的肉體,正逐漸恢複平靜,雙手依然被手銬反銬在後背上,小惠就
像死了一樣保持著臉側在地上屁股翹起的姿勢一動不動。

  「她剛才被咱們操死了吧」

  「應該是把,太痛快了,我可是早就想幹她了,她變成屍鬼真是太好了」

  「是啊,就算被操死也沒什麼大不了,過一會就會複活了吧」

  「嘿嘿,還有些時間呢,等她活過來,這次我要操前面,你來後面吧」

   兩個人就這樣坐在地牢一樣的房間裏,討論著一會如何玩弄這個少女……
點評
et8645231 讚 第一段應該是 吃’不’了  發表於 2017-6-3 12:58 PM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3
支持支持2
分享使你變得更實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樂,分享是我們的動力。今天就來分享你的資訊、圖片或檔案吧。
       

使用道具檢舉
       
ws05507799

  小學生(200/1000)

Rank: 2Rank: 2

帖子
    125
積分
    227 點
潛水值
    18681 米

    串個門
    加好友
    打招呼
    發消息

       
頭香
發表於 2017-6-2 03:27 PM|只看該作者
分享使你變得更實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樂,分享是我們的動力。今天就來分享你的資訊、圖片或檔案吧。
第二章小惠的反擊
  「結成君,我好喜歡你。」少女嬌羞的說「我知道的,小惠」結成笑道「做
我的男朋友好嗎,我會好好服侍你的」

  「好啊,小惠」

  結成君抱過小惠,在她小小的嘴上輕輕的吻下去。

  小惠開心的回吻過去,兩人的舌頭相互纏繞著,深情的擁吻。

  手臂突然穿來刺痛,疼痛把小惠從夢境中喚醒。被成X型銬起來的小惠,手
腳都被鐐銬銬住,手臂上插了輸血用的針管。這不是被監禁的房間。而是一間看
起來像病房的房間,小惠躺在床上,身上蓋著白色的被單。床的旁邊是一張辦公
桌,一個穿著白袍的人正在伏在桌子上寫著什麼。

  這一周來小惠每天都要遭到4- 5名村民的淩辱。每次村民們隻是把精液射
進小惠的嘴裏和陰道,然後在小惠身上擦幹淨雞巴後便滿足的離去。要不是醫生
每天爲小惠輸血,清洗,小惠恐怕早就臭掉了。

  但是面對醫生的「關心」,小惠一點也不感激,這樣的日子,生不如死,就
像以前生活在村子裏一樣。每次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反而遭到嘲笑,而那麼不修
邊幅的村民卻不認爲自己的生活很糟糕。

      這樣的村子,終于毀滅了,真是太好了正是因爲自己說過這樣的話,村民才
這樣恨自己把。自己早就想死,但是屍鬼隻有被砍頭或者洞穿心髒才會死,小惠
的雙手幾乎一緻被銬著,而且就算沒被銬住這裏也沒有木錐之類的東西可以洞穿
自己的心髒。

  如果不是醫生給自己輸血的話,自己就能死掉了。

  「被折磨的少女恢複消耗了太多的血液,所以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鮮血補充。
如果不輸血,傷勢的恢複就不再迅速。沒有血液補充的屍鬼,再受傷就會像普通
人一樣死去。幾天的觀察發現,通過控制血液的補給,可以控制屍鬼傷勢再生的
速度,當屍鬼貧血的時候,傷勢的恢複就會變慢。」尾崎醫生在自己的研究記錄
上寫到。

  「哈哈,小惠,你果然是很有研究的價值呢!」

  「醫生,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爲了保證你存活啊,給你輸血需要好多錢,所以村民們決定用你做性玩具
的時候我才答應的。畢竟輸血的錢是他們出的」

  「殺了我,求求你,殺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

  「我不覺得我有做錯什麼……如果當初我不殺死第一個被我吸血的人,恐怕
我早就被你們當成小白鼠了,我隻是爲了活著。」

  「村民們確實過分了一點,但你殺死了那麼多人,以這種方式贖罪也是沒辦
法的事。」

  「醫生,我知道你隻是爲了研究,如果能把我變回人,你一定會治好我的,
是吧。這麼多天,你都沒碰過我,你和他們不一樣,如果你治不好我,就殺了我
把,求求你。」

  小惠的話刺痛到了醫生心中的痛處,屍鬼確實可以算是一種病,一種危險的
傳染病。但得了病的屍鬼,依舊是人,會思考,認識自己的家人,甚至還可以飲
酒做樂。雖然他身爲醫生,無法治療被屍鬼殺死的病人,令他的尊嚴受到了踐踏。
但其實他心中並不在乎病人的死活,隻是這些屍鬼踐踏了他守護的村子,讓他的
治療屢次失敗。他要報複,無論對手是屍鬼,還是人類。

  現在的他,隻是一心想得到屍鬼身體的秘密而已。這樣自己就可以長生不死,
成爲人類的偉人,他決不會允許其他人捷足先登。所以當他看到村民們要殺死清
水惠的時候,才會救了她。他需要一個活體素材,小惠在他的眼裏不過是個標本,
怎麼會對標本産生性欲呢?

  「是啊,我好像很久沒做過了呢」醫生的嘴巴露除一絲邪笑他走到少女床前,
一把拽掉蓋在少女身上的白布,邪惡的看著少女的每一寸肌膚。

  剛剛得到一點點尊嚴的少女,像再次被人扒掉了衣服一般,羞恥的側過頭去
緊閉雙眼。

  「醫生……」

  「小惠,你的奶子好大啊,仔細看看,你還真是個美人呢。」

  「醫生,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病人嗎」

  「放心吧,我絕對讓你這個病人體會前所未有的爽快。雖然春藥對你無效,
但是我卻可以給自己用點藥,一樣保證你爽……」

  醫生轉身從抽屜中取出一個藥瓶,倒出1粒放入口中。

  「反正你可以再生我猛一點的話應該沒事。」又倒出2粒放入口中。

  「還在村子的時候,你就老是裝病給我找麻煩,今天要好好懲罰下呢」

  聽著醫生對自己的淫語,小惠絕望了,本以爲醫生可能會對自己好一點,沒
想到……

  「啊對了,差點忘記了,得先給你帶上口枷,聽他們說,你的小嘴巴操起來
特爽,不過我更喜歡先插完你的屁眼然後再插你的小嘴,好讓你自己嘗下自己屁
眼的味道,哈哈哈」說完,醫生離開了房間。

  「一定是去拿口枷了」小惠心想。那個金屬的口枷非常結實,而且還對小惠
嘴裏的尖牙做了特殊的防護。

  「如果沒有那個東西,就可以咬住他們的肉棒吸血了,雖然有點惡心,但是
隻要能咬到他們,就能給他們暗示,我就能跑出去了」小惠心裏盤算著。

  「一定有機會的,我要從這裏逃出去,這些人都瘋了,我要殺了拿該死的醫
生,還有那2個奪走我處女的家夥,一定要殺死他們」一邊想著,小惠開始掙紮,
看看銬住自己四肢的鐐銬有沒有可能松動。

  但是掙紮了半天鐐銬紋絲不動,眼看醫生就要回來了,急的的小惠都快哭出
來了。

  「咣當」門開了,醫生手裏拿著口枷出現在小惠面前。看著扭動掙紮的小惠,
醫生眼裏燃燒的都是欲望的火光。他一把拽掉給小惠輸血的針頭,然後掐住小惠
的嘴巴。

  「嗯嗚~ 等~ 等」小惠含糊不清的說到,「如果能騙他不給我帶這個,就有
機會咬他了,可惡!」

  可是醫生根本不給小惠說話的機會,強行把口枷帶在小惠的嘴上。然後他一
手解開小惠左手的鐐銬,一手緊拽著小惠的手腕,讓她的腿彎起來,把手上鐐銬
的勾和左腳鐐銬的勾掛在一起。然後是右手和右腳。這樣小惠就形成就像蹲在地
上用手摸著腳腕的姿勢,隻是連接手和腳腕的是鐐銬罷了。被銬成這樣的小惠四
肢完全喪失了自由,像個肉球一樣,被醫生隨意擺布著。

  醫生抓起小惠的一隻乳房用力的抓弄著,另一隻手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看著
小惠白皙的乳房被自己捏成各種形狀,醫生非常興奮。小惠的乳房很柔軟,而且
也很有彈性,畢竟是16歲少女的身體,玩起來讓人格外的舒服。每次看到乳房
恢複原狀,他都會用更大的力度抓弄,直到最後他的五指在小惠的胸部留下5個
血痕,他才感到滿足。

  摸夠了小惠的乳房,醫生的肉棒也已經完全勃起了。他把肉棒戳到小惠的臉
上,小惠害怕被戳到眼睛,趕緊閉上眼睛。「啪,啪」醫生用堅硬的肉棒拍打小
惠的臉。

  「你看哦,小惠,都怪你長的這麼騷,我的小弟弟越來越大了呢」

  小惠微睜雙眼,看到的肉棒另她打了個冷顫,「天啊……」小惠心裏叫到
……雖然這些天被很多男人淩辱過,粗的細的都見過,但醫生的肉棒還是嚇的小
惠目瞪口呆。

  龜頭像鵝蛋那麼大,大概30cm長,10cm寬,這哪裏是人得肉棒啊!
而且這個東西好像還在逐漸變大變長,太恐怖了!

  「這是我剛才吃的藥物的效果哦,我吃了3粒,應該還會變的更大的,升天
吧,小惠」

  醫生滿足的看著小惠的表情,然後挺著他的巨物在小惠的身上蹭來蹭去。當
蹭到小惠陰道的時候,明顯感覺到她渾身顫抖的厲害。可是醫生的龜頭滑過了陰
道口,頂在了小惠的屁眼上!

  「那……那裏是」沒等小惠說完,醫生雙手分開她的雙腿腰部用力一頂,龜
頭噗嘰一聲插進了小惠的屁眼裏。因爲肉棒實在太大了,所以雖然醫生用了很大
的力,依然隻進去了1/ 3。

  小惠疼的瘋狂的搖頭,2條馬尾在床上甩來甩去,在空中劃出美麗的線條。
醫生用肩膀扛起小惠的雙腿,然後用力向小惠的臉壓過去,這樣無論小惠怎麼折
騰,醫生都可以騰出手好好的玩弄她。

  醫生抓住小惠的臉頰不讓她亂動,一方面是怕她甩掉口枷,另一方面,他很
欣賞小惠臉上因爲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腰部開始用力,巨物開始在少女的肛門裏
滑動,少女的鮮血此潤了腸道,讓醫生的肉棒可以越來越輕松的抽動起來。如果
是普通的少女這時候恐怕死于肛門撕裂的劇烈疼痛了,可是小惠卻隻能活著承受
這一切。

  巨物整個插進了少女體內,少女的小腹被撐起好像懷胎三月的樣子。每下抽
插都領小惠痛苦不已,淚水和不能自已的唾液流了少女一臉,讓她的樣子看起來
淫亂不堪。

  醫生把肉棒退出大半,讓龜頭卡在肛門口,然後一鼓作氣整個直插下去。

  「嗚……·」小惠慘叫著,聲音隨著醫生的動作時高時低,醫生讓她高就來
下深的,想讓她低就來幾下淺淺的。

  「我是作曲家啊,哈哈,你就我最美的樂器!」醫生享受著少女的慘叫,興
奮的操弄著她的肛門。

  小惠感到意識漸漸模糊起來,「就這樣死去該多好啊,再也不用醒來……」

  小惠睡去了,夢到了帥氣的男子,美妙的初吻,穿著潔白婚紗的自己。夢到
了自己終于離開了村子,到大城市去,那裏到處都是穿著靚麗的那女,大家不會
因爲自己打扮的漂亮而嘲笑自己。

  還會有人稱贊自己的美麗,爲自己獻上美麗的花朵……

  不知過了多久,劇烈的疼痛又把小惠拉回了現實。肛門不停的被撕裂,複原,
再撕裂,再複原。小穴也有撕裂的感覺,看樣子在自己昏迷期間,醫生連自己的
小穴也沒有放過。

  此刻醫生正咬著自己的一隻乳房,快速的操弄著。潔白的乳房上滿是鮮血和
牙印,雖然小惠已經對生沒有什麼眷戀,但即使是死,也想成爲一具漂亮的屍體,
而不是被人咬掉乳房的殘屍。

  對撕咬著自己乳房的醫生,小惠感到非常的恐懼。「啊……·」醫生悶吼著,
小惠感到自己的乳房就要被撕裂成兩半了,醫生正在用最大的力量沖刺著。

  痛苦中的小惠突然明白了,他要射了,根據剛才醫生的調戲之語,他很可能
會射在自己的嘴裏。

  「是機會!」小惠想到「他的雞巴那麼粗大,別說帶著口枷,就是不帶口枷
也未必能塞到我嘴裏,所以如果他爲了射在我嘴裏肯定會摘到口枷的!到時候我
就狠狠咬住他!」

  醫生果然從小惠的肛門中拔出了肉棒。他一把拽住小惠的頭發,把她拽到自
己的雞巴面前,想賽到她嘴裏。但是肉棒太大了,口枷又很礙事,意識到塞不進
去的醫生,因爲在性興奮的頂點不能發射而發狂。
      他狂亂的用自己的頭幫在小惠臉上亂戳。小惠閉上眼睛躲避著,然後估計讓
口枷移動到醫生可能戳到的地方,醫生果然上當了,大雞巴從臉蛋側面一下戳掉
了口枷。雖然臉上被口枷刮出很多傷痕,但是小惠心中卻是無限的興奮。

  「機會來了!」

  小惠盡力長大嘴,希望醫生插進來。興奮的醫生果然沒有顧忌太多,抱住小
惠的頭,把雞巴直塞入她的口中。

  雖然肉棒因爲小惠的尖牙被劃破了,但是太過興奮的醫生根本沒有感覺到疼
痛,因爲小惠的尖牙不僅可以吸血,還可以放出一種神經急速,麻痹人的神經。

  醫生試圖把巨物整個塞進去,等到機會的小惠卻發現自己的尖牙雖然刺入了,
但是不夠深,而且自己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嘴巴了。

  原來醫生的肉棒過于堅硬巨大,就好像把一個鐵管,撞入少女的咽喉。雖然
進去了,但是小惠的頸骨和部分神經都被雞巴摧毀了。畢竟小惠的脖子非常纖細,
而且醫生的肉棒簡直是巨物,他這麼瘋狂的行爲,讓小惠的脖子整整粗了好幾圈。
小惠嘴巴的骨頭也因此折斷了好多,所以想用力咬住醫生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了
……

  被醫生雙腿夾住腦袋的小惠再次感到絕望無助「誰來……誰來救救我……」
分享使你變得更實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樂,分享是我們的動力。今天就來分享你的資訊、圖片或檔案吧。
       

檢舉
       
ws05507799

  小學生(200/1000)

Rank: 2Rank: 2

帖子
    125
積分
    227 點
潛水值
    18681 米

    串個門
    加好友
    打招呼
    發消息

       
3樓
發表於 2017-6-2 03:28 PM|只看該作者
回覆中加入附件並不會使你增加積分,請使用主題方式發佈附件。
第三章-逃離魔窟

  「快點恢複啊,快點」小惠心裏焦急的催促。

  醫生感到肉棒整根沒入小惠的嘴中,根部滑過小惠的嘴唇壓在她的舌頭上,
龜頭則深入小惠身體內部。小惠食道周圍的肉壁緊緊包裹著肉棒,前所未有的壓
迫和根部傳來柔軟的舒適感信號刺激著醫生已經沖到頂點的神經,就在醫生快要
發射的時候,小惠感到嘴部有了力氣,她趕緊用力一咬。尖牙刺破皮膚插入了醫
生的肉棒,大量血液順這尖牙被少女吸入體內。

  「糟糕了」醫生暗叫,疼痛使他恢複了一點理智。他趕緊用力拔出肉棒,雖
然小惠用尖牙死死卡住肉棒,但醫生不顧尖牙在肉棒上劃出兩道傷痕,硬是把龜
頭撤到了小惠的咽喉處。剛才過度的興奮和被小惠咬住注入的神經信號,讓醫生
達到了頂點,肉棒不能自已的開始噴射。醫生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索性抱住小惠
的頭,任憑肉棒顫抖著在小惠嘴裏不停的噴射。

  粘稠的精液射在小惠的嘴巴裏,喉嚨深處。肉棒每次抖動都射出大量的精液,
小惠感到萬分惡心。但她堅持著不吐出嘴中的肉棒,必須趕緊吸血,隻要吸夠一
定的量,醫生就會被她催眠成爲她的傀儡。

  「啊!!!啊!!!!」疼痛和爽快的噴射另醫生發狂的大喊。肉棒由於失
去了血液和精液開始逐漸變小變弱,當肉棒恢複到正常人大小的時候小惠終於松
開了嘴。此時的醫生眼神渙散,行動麻木,已經完全被屍鬼的神經武器麻痹了。
小惠顧不得嘴裏腥臭的精液,含著這些粘稠的東西對醫生發出暗語「從現在開始
你要聽我的,快去拿鑰匙放開我,還有把我的衣服也給我!」

  「是」醫生木然的說道,轉身離開了房間。

  被屍鬼吸過血的人,神經就會變的麻木並且會對第一個吸自己血的人唯命是
從,雖然如果幾天內不再被吸血並且輸入新的血液就會清醒過來。不過醫生怕是
沒這個機會了。

  小惠終於得以喘息,由於剛才被傷的太重,她現在全身無力的爬在床上。她
的雙手仍然被鐐銬固定在腳腕上,屁股仍然羞恥的翹著,如果可以的話,小惠非
常不想保持這個姿勢。

  但是手腳被銬在一起,自己又渾身是傷,隻好暫時這樣休息一會。小惠的肛
門仍然沒有恢複,被撕裂的肛門張開足有10cm寬的大洞,可以看到裏面粉紅
色的嫩肉已經不再流血了。

  喉嚨和嘴巴裏的精液也被小惠一點點的嘔了出來。嘔著嘔著,小惠突然嗚嗚
的哭了起來,早已滿是淚痕的臉上再次被晶瑩的淚珠裝點。

  自己的小穴,肛門,甚至嘴巴和喉嚨都先後被男人淩辱。不久前的自己還是
青春靚麗的少女,如今卻已經是被男人屢次淩辱的殘花敗柳。雖然肉體可以恢複,
甚至自己的處女膜也可以恢複,但是精神上的淩辱已經深深的刻進了小惠的腦海。
小惠感到無比的屈辱,無比的傷心,如果是結成君,怎麼做都是可以接受的,但
偏偏是這些畜生一般的男人。

  這時,醫生拿著鑰匙回來了,她來到小惠身邊,慢慢的打開了鐐銬。小惠從
床上慢慢的坐起來,她感到自己的肛門涼颼颼的,即使很小的動作也很疼。

  「隻好先等哪裏恢複了」小惠心想「我的衣服呢」看了一眼傻站著的醫生,
小惠說到。

  「沒有」,「什麼!可惡啊,你們到底把我的衣服弄到哪裏去了!」

  「不知道」醫生木訥的回答。

  「……,現在是幾點」

  「午夜12:30分」

  「把脖子伸過來,我要進食。」

  「……」醫生無言的照做。

  小惠伸出尖牙一口咬在醫生的脖子上,開始吸食醫生的血液。

  「嗚……,好飽好飽,實在吃不下去了」

  看了看醫生脫在地上的內褲,大褂,T恤還有牛仔褲,小惠撿起了T恤穿在
身上。

  「啊……好大啊,隻好先將就將就了。」

  醫生的藍色大號T恤穿在小惠身上就像連衣裙,一直蓋到小惠大腿的一半。

  「啊,現在該怎麼辦呢,雖然想馬上離開這裏,但是又不知道去哪裏比較好。」

  「喂,咱們現在在哪裏。」

  「京都近郊的私人住宅。」

  「京都啊,是大城市呢,終於有點好的事情了。這屋子裏現在還有其他人嗎?」

  「還有……」就在這時房門被人一腳踹開。

  「我就說嘛,剛才看到醫生光著身子眼神呆滯的來拿鑰匙就知道不對。」一
個手拿獵槍的中年男子說到,他是負責看守關押小惠密室的輪班人員。

  「快,山本,打她的手腳!」另一個男子一手拿著手銬,一手拿著棒球棍喊
到。

  眼見形勢不妙,小惠對醫生命令到「快攔住他們!」說罷奔向窗邊。

  打開窗戶小惠才發現這裏是2樓,顧不了那麼多了,她縱身一躍跳下窗戶。

  「別讓她跑了!」拿槍的男子沖到窗邊,瞄準正在逃離的小惠就是一槍。

  「啊!!」小惠發出一聲慘叫跌倒在地,子彈正好打中了小惠還沒閉合的肛
門。

  小惠的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爬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哈哈小賤人,活該,正一,你去把她弄上來吧,她已經動不了了」

  「好,那醫生交給你了,趕緊讓他清醒過來。」

  正一從住宅出來,發現地上雖然有一攤血跡,卻沒看到小賤人的身影。

  「可惡,那個小賤人,被打成那樣居然還能逃走,不怕,她跑不遠」想罷他
順著血跡追了出去。
  
     8月的夏天格外的悶熱,22歲的工藤蟹鱷騎著單車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天天加班,累死人了哎……」

  「啊……」女子的尖叫聲,從路邊的樹林裏傳出。

  工藤停下單車,悄悄的走進樹林,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背對自己正在毆打一
名少女。

  少女渾身血跡斑斑,雙手貌似被什麼東西捆住,正躺在地上哭喊。

  「嘿嘿,讓你跑,費了我這麼大力氣,要給你點懲罰」說著男子居然拽著少
女的腳腕把她淩空拎起,然後拿起手中的棒球棍對著少女的下體猛插下去。

  「啊……」少女發出刺耳的慘叫,工藤借著月光看到被拎起的少女身材苗條,
皮膚白皙,年紀看起來15,6歲的樣子。

  「可惡啊,這個猥瑣男,如果我不救這個少女,他肯定要奸殺她了」一邊想
著,他開始在身邊尋找武器。

  他找到一塊堅硬的石頭,然後找準時機,對著男人的後腦就是一下。男人悶
哼了一聲便栽倒在地。

  「喂,你還好吧,喂」少女緊閉著雙眼,好像死了一樣。他抱起少女,從男
子身上搜出鑰匙,打開了少女的手銬。

  看著少女美麗的臉龐,身上僅穿了一個大號T恤,胸部吐出的形狀和下體看
不到的地方誘惑無限。工藤的視線遊走到蓋著少女的下體的T恤,看到那裏已經
被血染紅了。

  「喂,你叫什麼,家裏電話多少,我這就送你去醫院!」意識到少女可能會
喪命的工藤顧不得欣賞美麗的風景,對著懷中的少女喊到。

  少女突然猛的抱住自己的脖子親了過來「哎呀,這投懷送抱也太快了……」

  「不要送我去醫院,把我帶回家,不要讓我照到太陽」少女在他耳邊耳語。

  「是……」工藤嘴巴彎成月牙,流著口水說到。

           8月10日尾崎的私人住宅

  「你終於醒了,醫生」

  「啊……是山本嗎,我……」回想著自己記憶中最後的事「那個小賤人跑了
是嗎?」

  「是的,有人救走了他,不過我已經通知村民們了,大家已經開始追捕她了」

  「可惡啊,一定要把她捉回來,我要拔掉她的尖牙,砍掉她的手腳,把她改
造成肉便器!這個可惡的賤人!」

  「嘿嘿,醫生我很同意你的看法哦,像她那樣的身體就應該是咱們發洩的工
具,手腳什麼的都砍掉就可以安心的玩了」

  「還好我有從她身上提取的血液樣本可以研究,如果你們這次找到她,甯可
打死她也不能讓他跑了,知道嗎」

  「等我的研究成功了,女人要多少有多少,所以絕對不能讓外界知道咱們的
事,殺了她,還可以寄希望於這些樣本。」

  「放心吧,醫生,對了,之前說抓那個叫沙子的,有線索了,不過叛徒和尚
一直再保護她,我們下不了手啊,那個和尚用槍根本打不死呢。」

  「……靜信嗎,沒想到他不但叛變了咱們還變成了屍鬼的保護者,你們隻用
打傷他,收集他的血給我就可以。」

  「啊,知道了,我這就去辦。」說完,山本離開了。

  盯著小惠的血液樣本,醫生心裏想著「小惠,我一定要讓你變成我的最好的
性玩具,性奴隸,絕不會讓你跑掉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
成人動畫免費試看 - 色情貼圖區 - yesky影音視訊聊天交友網A圖網情色交流女生野球拳
戀愛ing交友色情完美女人影音秀AV女優大全 - 丁字褲辣妹自拍寫真
免費色情a - 免費網路視頻免費影音交友fm358櫻桃城情色論壇
後宮色情電影免費觀賞日本衛星成人頻道 - 色情a片影片台灣情色男女視訊影音網
免費試看視訊、色視頻聊天軟件在線AV色情高清電影 - 漾美眉破解 - 5126社區美女野球拳
真人秀聊天網站 - qq同城聊天室和美女聊天視頻 - 視頻直播聊天室成人免費進入主播裸聊室
show視訊美女、魯大媽成人色情視頻 - 性愛情小說電話視訊辣妹秀 - 台灣情色網武則天影音聊天 - 手機裸聊直播室間
長腿絲襪美女圖第九視頻美女直播間26uuu色站
辣妹視訊交友網站ut聊天室 - 視訊辣妹交友網免費視訊一對一聊天 - 色閣最快的快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