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聊美女視聊 - 交友視訊直播秀場 - 真人視訊聊天寶貝裸聊吧 - 聊天網視訊 - 網絡美女主播直播平台韓國主播裸聊視頻 - 視訊美女 - 隨機視訊聊天

肉體與情感的背叛

鄭星是市中學的一名歷史老師,老婆劉麗是工商銀行的普通職員,他們夫婦
雖已結婚多年,卻還沒有孩子。去醫院看過,大夫說是鄭星的精子存活率太低,
他們也想過去抱養一個,但每每卻又走不出自已的心。但生活還是要繼續,夫妻
兩個從此再沒提起孩子的事。

時間一晃來到了一九九二年的冬天,他們隔壁搬來了新鄰居。雖說他們都在
一所中學教書,但是卻一直沒能分到新房子,只能住在學校破舊筒子樓裡。他們
與鄰居共用一個廚房和走廊,門對著門,也可以說是一個房間裡的兩戶人家。原
來的那戶鄰居老公升了職,分開了新房。

新搬來的女的是他們學校的老音樂老師,叫胡靜,男的叫魏東,是個貨車司
機,經常跑長途。結婚才兩年,也沒有孩子。

相處了一些日子後,兩家人變得無話不說起來。因為魏東經常不在家,所以
他們兩口子經常會叫胡靜過來吃飯,一來二去,再加上平時在學校裡經常碰面,
兩家人的關係非常融洽。

魏東是個粗人,平時對一些小節很不注重,尤其是他出車回來後。基本上鄭
星夫婦在魏東回來的時候,晚上都會睡得很晚,因為響動太大了,雖說魏東和胡
靜盡量壓抑著聲音,不過隔音的效果太差,鄭星總是在聽著隔壁鐵床的「咯吱咯
吱」聲還有男女呻吟聲中激起他的慾望,然後翻身爬上劉麗的身上……

可有是胡靜忍受不了這種聚少離多的日子,也可能是魏東受不了這種長時間
看不到老婆的生活,他找朋友幫忙調離了車隊,調到了市文化局開車。可能是他
人緣、性格開朗,不到一年他就給文化局長開起了車,可謂是一步登天,胡靜的
臉上也每日都堆起了笑容。

隨著魏東在家裡的日子增長,劉麗跟他的接觸也不斷地增加,一來二去,再
加上平時都在一起住著,互相也就熟悉了起來,加上都是已經成了家的人,平時
也會開一些葷笑話。

但好景不長,隨著魏東在文化局的時間一長,人也變得稀爛起來了,經常不
回家,胡靜也少了以往的笑容。於是他們夫婦間爭吵的時候也多了起來,這時鄭
星夫婦都會出面安撫住雙方。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

一九九四年的冬天很冷,不過有一件事令鄭星的心更冷。在他的世界裡發生
了一件改變他一生的事情,那是一次同學們的聚會上,多年不見的老同學們聚到
一起本是一件開心的事,不過就是這次聚會改變了鄭星的生活軌跡。

一個同在這座城市的同學,一個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學喝大了,細數著工作中
的不順心和領導的糜爛。鄭星酒量很好,聽著笑著,這時這位同學話題一轉提到
了一個人的名字:「魏東」。

從他的口中得知,魏東自從給局長開上車後,變得目中無人起來,而且玩起
女人來,一點也不比他的主子差,聽說他還有個情人是銀行的職員。

聽到這裡,鄭星的心一沉,隱隱的抽痛了一下。不知為何他想到了自己的妻
子,不過他馬上止住了這個想法。他還是很相信他的妻子的,不過正是這次的聚
會使得鄭星開始不知不覺中留意起妻子和魏東的生活起來。

一切在他的眼中都顯得那麼的正常,這使得鄭星的心慢慢地放了下來。不過
一次意外使得事情發生了轉變。

那天下著細雨,鄭星突然來了興緻,他下了班並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妻子劉
麗的單位,他想給妻子一個驚喜,不過沒有想到卻帶給他自已一個「驚喜」。

事也湊巧,他剛騎車到劉麗的銀行門口,正好讓他看到了咬牙的一幕:他的
老妻劉麗正彎腰鑽進魏東的車內。如果只是坐一下魏東的車,他倒也不會氣成如
此,而是接下來的一幕。只見魏東伸手拍了一下劉麗的屁股,然後用力地關上車
門,轉身上車揚長而去,留下獨自神傷的鄭星,這一刻他的世界已塌陷。

他也不知是如何回到家的,胡靜看到鄭星如此,關心的詢問他,他像完全沒
有聽到一樣重重的關上房門,倒在床的那一刻,兩行清淚流了下來。門外的胡靜
一臉茫然。

劉麗晚上七點多到的家,鄭星不冷不熱的問她為什麼下班這麼晚,劉麗告訴
他今天銀行對帳,她這也是早回來的呢!鄭星再沒有說什麼。

第二天鄭星約了同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學,在一家小飯館內,兩個中年男人在
對飲,他詳細的問清了魏東的清況,知道他在外面有租了房子,是專門會情人的
地方。於是隨後的幾天他一有空便去跟蹤魏東,因為魏東有時也是騎車上下班,
並不是每天開著車子,所以這給他的跟蹤帶來了便利。

終於鄭星找到了魏東的銷魂窩,那是一間離他家並不太遠的小區,一平房中
木頭的圍牆中兩間磚瓦房。於是接下來就是如何才能進到裡面去了,還好他有著
一個優勢:他和魏東住在一起,這給他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事情進展得非常順利,他利用一次機會複製了魏東的鑰匙,接下來就是等機
會了。終於這對男女忍不住再次偷情了,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劉麗跟鄭星說他
們銀行組織一次學習,要去鄰市一天,鄭星沒有說什麼,但心卻如刀絞一般。

第二天一早他去學校請了假,然後潛入了魏東的出租房內。他在房間內小心
的查看了一次,發現了好多見也沒見過東西。他聽到外在的大門在響,於是馬上
鑽到了床下,就聽到劉麗和魏東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他在床上只能看到一雙女
人的腿和男人的腿在移動,然後是一陣親吻聲和衣物脫落的聲音。

可能是天意弄人,魏東的床對面就是一塊鑲有兩塊長條形玻璃的衣櫃,他在
床下可以一清二楚看到床上的兩位主角。這時只見魏東光著上身壓在劉麗的身上
不停地親吻和撫摸著,並不時說著話,劉麗在他的身下不停地嬌喘著。

魏東越來越用力地捏著劉麗的奶子和隔著內褲摳著她的陰部,劉麗的雙腿在
不停地交互抽搐著。魏東這時站了起來,劉麗也跟著站了起來,不過她又蹲了下
去,她抬頭看著魏東,邊笑著邊解開了魏東的褲子。

她輕輕的拍打了一下魏東的下面,魏東也笑著並用力地把劉麗的頭向他的身
下搬去,可能是兩人時間相處久了的原因,一切都已經配合得很好。劉麗脫掉了
魏東的內褲,做出一個令鄭星震驚的動作:她把魏東的陰莖含到了嘴裡,並不停
地添著、吞吐著!這一切都是她不曾為鄭星做過的。

魏東仰起頭享受著劉麗的服務,過一會魏東拉起了劉麗,脫掉她的裙子和內
褲,把她按到了床上,掉過頭去把他的陰莖伸到了劉麗嘴前,劉麗會心的繼續她
的口交,而魏東也一口含住了劉麗的陰部。

鄭星在床上只能看到他們的過程,但不能看清他們的每一個細節。此時的鄭
星卻在憤怒中帶有一細興奮,他的陰莖在不知不覺中也硬了起來,壓在身下硬硬
的,隨時都有噴射的可能。

此時床上的兩人發出「嘖嘖」的聲音,忘我地糾纏在一起。這時劉麗吐出了
魏東的陰莖,顫聲的跟魏東說:「快插進來,我受不了了。」

魏東壞壞的拍了一下她的陰部,轉過身,雙手抓起劉麗的雙腳腕,看準位置
用力地插下去。可能是太猛了,第一下插偏了,他調整了一下,「啪」的一聲,
他把那根又粗又黑又長的陰莖插進了劉麗的陰道。

劉麗隨著魏東的插入輕輕的叫了一聲,抬起頭親了魏東一下,魏東說:「我
比你老公強多了吧?你個小淫婦。」魏東一邊說著,一邊用力地抽插,劉麗雙手
不時抓起床單,不時撫上魏東的背和屁股。

兩人身上不停地閃現著汗水化成的水珠,「嗯……啊……」呻吟聲一聲聲的
傳進鄭星的耳朵,像一根鋼針一樣刺痛他的心。此時鄭星的大腦一片空白,下身
卻又條件反射般的堅硬,帶給他這一切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老婆和他的鄰居。

床上還在繼續,兩人抵死相纏,這時魏東換了第一個姿勢,他抽出了陰莖,
示意劉麗爬過去,劉麗嗔怪的看了魏東一眼,但還是乖乖的趴在了床上,屁股向
上,頭向下側在床上。

魏東雙手抓住了她的腰,屁股向前重重的插了進去,「啪」的一聲,劉麗隨
著魏東大力的抽送,向前猛地一晃,但魏東緊緊地抓住了她的腰,她又被帶了回
來。魏東不停地大力抽插著她,「啪啪」聲不絕於耳。鄭星的心隨著這些聲音一
下一下的抽動著,他想馬上衝出來,但卻手腳發軟,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這時只聽床上劉麗大聲的叫了一下,並對魏東說:「你又來了,不是不讓你
碰那嘛,再這樣我不做了。」

魏東馬上陪笑說:「就一次,再給我一次就好了。」

劉麗回頭看了看他,說:「你快點啊,下次再這樣我不讓你碰了。」

這時又一次震驚了鄭星,只見魏東吐了口吐液,用手抹了一下劉麗的屁眼,
然後扶著自已的陰莖慢慢地插進去,只見劉麗大口的吸著氣,雙眉緊緊地皺著。

終於魏東把整根陰莖插進了劉麗的屁眼,然後他趴在了劉麗的背上死死地壓
著她,他的手伸到劉麗的身前用力地揉起她的乳房。過了一會,魏東挺起了腰,
扶著劉麗的屁股開始一下一下的抽動起來,速度越來越快,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劉
麗的屁股。

終於,魏東仰起頭重重的插了一下,然後屁股不停地抽動起來——他射了,
全部射到了劉麗的肛門內。他們就這樣停了五秒,然後魏東用手重重的打了劉麗
的屁股一下,跟著「啵」的一聲拔出了他的陰莖,倒在了床上,劉麗趴在床上不
停地喘著氣。

這時鄭星發現他居然射了,射了自已一褲子,他居然在自已的愛人被別的男
人操時射了。他趴在了地上,不覺睡了過去……醒來時房間裡只有他一個人,他
爬了出來,看著收拾好的床,轉身離開了這裡。

回到了家,劉麗跟他訴說著編好的謊言,他一句也沒有聽到,只說了一句:
「我們離婚吧!」

離婚手續辦得很快,劉麗在聽鄭星說出她的事情後,不再辯白什麼,同意了
離婚。劉麗搬走了,搬到了魏東租的房子裡。魏東也離了,因為胡靜在聽到這一
切後到他的單位大鬧了一次,他被開除了。

鄭星辭去了工作,隻身來到了南方。一年又一年過去了,他還沒有再婚,他
腦中總也揮不去那天的所見。一日在送走北方的客人時,他在機場看到了一個熟
悉的背影,好像是……

他不敢相信老天給他開了如此一個玩笑,居然在事隔多年後又讓他見到了這
個他既愛又恨的女人,此人正是鄭星的前妻劉麗。他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一丁點
的聲音,此時的他突然在這一秒內大腦中變得一片空白,隨後在他眼前快速的閃
過了他們在一起曾經快樂的一幕一幕。

這時劉麗轉過身不經意的回眸,眼睛停在了他的身上,她在這一秒也停止了
一切的思維,此時在他們的眼中時間已變得靜止。她張了張嘴也想要說些什麼,
最後她用一個輕輕的微笑喚醒了鄭星。

鄭星慢慢地走了過去,他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劉麗也笑了笑,此時的他們
已不需要過多的語言。

他們面對面的坐著,誰也沒有說什麼,劉麗低著頭擺弄著手中的勺子,鄭星
則不時側過頭看著外面的行人,他們就這樣坐著。廣州的天氣變化得很快,剛才
還烈日當空,而此時不知是不是故意在配合他們的心情,外面開如下起了細細的
小雨,這使得鄭星不禁想起了與她一起雨中散步的情景,那時她看著他說:「我
們要這樣一輩子走下去。」可是誰能想到呢?

終於,鄭星看了一會杯中的咖啡,然後他抬起了頭,輕輕的說:「你這些年
過得好嗎?你跟他……」

劉麗聞言,手輕輕的一顫,「叮」的一聲,勺子碰到了杯上。她眼中有些水
光在閃動,低著頭說:「我們分開好久了。」她抬起頭,輕輕的呼了一口氣,直
視著鄭星問道:「你還恨我嗎?」

鄭星搖了搖頭,他說:「有個問題,我當時並沒有問你,你跟他是怎麼在一
起的?你愛他嗎?或者說,他愛你嗎?」

劉麗轉過頭看著外面的一對對共同撐著一把傘的情侶們說:「當時,我以為
我愛,但在你離開我後,我才發現我愛的只有你,跟他在一起慾望大過情感。」

鄭星聽過後苦笑了一下:「你怎麼也來了廣州?來多久了?」

劉麗告訴他,在鄭星來到廣州兩年後,她有通過一個同學那得知了他來了廣
州,便也辭掉工作,來到了廣州。她一直在等這個機會,一個在人海中與鄭星偶
遇的機會,她感覺他們之間還有將來。說著說著,劉麗終於控制不住哭了起來。
鄭星心中隱隱作痛,說不出為什麼,但他本能地抓住了她的手。

劉麗抬起頭問鄭星:「你還要我嗎?」鄭星木然的點點頭,咬著牙說了句:
「要,我要。」

鄭星坐在床邊看著房間裡的佈置和劉麗的照片,是的,劉麗是美麗的。在這
之前,他已經好久沒有這樣觀看她的一切了,可能是因為彼此生活太久的原因,
也可能是別的。但此時,鄭星專注著劉麗的一切。

浴室裡傳來的水聲打斷了他的思考,鄭星放下手中的相框,快步走向浴室。
等他打開浴室門的時候,他已經脫光了所有的衣物,下面那根多年來一直禁慾的
兄弟此時正赫然堅挺著。

他打開門,看到一個美妙的而雪白的身體。可能劉麗早就猜到了他會進來,
轉過身對著鄭星頑皮的眨了一下左眼,鄭星在心底大叫一聲,一大步衝了過去。
「吱」的一聲,地面的水太多了,鄭星險些滑倒,劉麗笑得彎下了腰,鄭星「嘿
嘿」的笑著,這一刻兩個彷彿回到了從前,但時間是不可能倒轉的。

鄭星一把抱住了劉麗,劉麗也緊緊地抱住了這個曾經是自已老公的男人,他
們互相親吻著,不停地撫摸著對方的身體。鄭星抱著劉麗腰的手不停地下滑,他
用力地抓住劉麗的屁股,一緊一輕的抓著,又不停地揉著劉麗的一對奶子,劉麗
則不停地親著鄭星,浴室內一片春光。

終於鄭星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抓起劉麗的一條大腿,另一隻手扶住自已的陰
莖,低下頭對著劉麗那一片黑色陰毛中的兩片陰唇插了進去。一切都是那樣的順
利,劉麗的陰道內已經十分濕潤。

鄭星抱起劉麗把她頂到了浴室的牆上,劉麗輕輕的咬住了他的肩膀,鼻子裡
發出了輕輕的聲音。這一切都刺激著鄭星,他抽出陰莖又重重的插了進去,一下
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他們的身上佈滿分不出是汗珠還是水珠。

劉麗在鄭星的插送中時而抬起頭,時而抱著他的頭髮,這時鄭星大叫了一聲
「賤貨」,然後屁股不停地抽動,他射了,全部射到了劉麗的陰道深處。

劉麗雙眼中流出了一行淚水,她輕輕的說道:「我是賤,我今後只對你一個
人賤。」

鄭星躺在床上輕輕的摸著劉麗柔軟的皮膚,劉麗側著頭看著他,他們就這樣
靜靜的休息著。鄭星嘆了口氣:「你們是怎麼開始的?我後來走了後,你們在一
起多久?這些問題纏著我多年,如果不知道答案,我想我這一生也不會安寧。」

劉麗看看他說:「難道這些對你這麼重要嗎?我錯了,我會在以後的生命中
彌補這些的。」

鄭星轉過頭親了一下劉麗的額頭:「不,我一定要知道這些,這對我來說非
常重要,因為我是一個男人。正因為我愛你,不想你受到更多的傷害,我才沒有
在當時做過過激的行為。」

劉麗的眼中一片濕潤,她用力地抱了抱身邊的男人:「我這樣背叛你,你還
這樣對我,不值得的。」

鄭星抬起雙眼看著天花板說:「我不知道,可能我這樣不像一個男人,但我
不想傷害你。即使如此,我還是愛你,這可能就是命吧!」

劉麗終於沒能控制住眼中的淚,她輕輕的說:「好,我告訴你一切,告訴你
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

時間倒轉,情景回到多年前鄭星夫婦與魏東夫婦共同居住的那間房中。鄭星
去參加進修學習,而胡靜則回了娘家。魏東是在晚上十一點左右回來的,劉麗此
時正巧出來去上廁所,她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碰到魏東,也沒有披外衣,穿著
一套內衣就跑了出來,魏東當時就楞在了那裡。

可能是魏東今天有些喝多了,所以他的眼睛盯著劉麗上下的掃著。劉麗騰的
一下臉紅了起來,本能的用手護住了上下。魏東打了一個酒嗝,脫了鞋回到了自
已的房間。

劉麗慌忙回到了房間,也忘記了去廁所。她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了一會,剛才
嚇回去的尿意又冒了出來。她這次披上了衣服,輕輕的打開房門……等她一把拉
開廁所門時,眼見魏東正扶著一根又黑又粗的陰莖在那抖著。

魏東聽到了開門聲,轉過了頭,看到門口張著嘴的劉麗。他平時就對劉麗有
意思,但因為是鄰居和老婆在家的原故,沒有辦法去接近劉麗。他看到劉麗在看
著自已,並沒有收起他的陰莖,而是轉過身扶著陰莖對著劉麗用手上下擼動了幾
下,劉麗轉過身去快步的走向自已的房間,她現在的臉色是慘白的。

魏東緊跟在她身後,突然加快了幾步,一把抱起劉麗,也不說話,直接用腳
踢開了鄭星家的房門。

劉麗緊張的對他說:「你喝多了。快放我下來,我不會跟胡靜說的,我當什
麼都沒發生。」魏東也不說話,把劉麗丟到床上撲了上去,他死死地壓著劉麗,
一隻大手緊緊地抓住劉麗的奶子,而另一隻手去脫劉麗的內褲。

劉麗拼命地打著他,推著他,大叫起來,魏東一把抓起被他扯下來的內褲塞
進了劉麗的嘴裡。他把劉麗推翻了過來,劉麗在床邊呈90度角趴在床邊,魏東
用一隻手緊緊地抓住被他反剪過來的雙手,雙腿用力地分開劉麗的大腿,一隻手
扶著了他那根因為極度興奮而充血的陰莖。

魏東扶著陰莖向前插去,但沒成功,劉麗的陰道太乾了,他吐了口吐沫在手
上,塗抹了一些在陰莖上,他這次用手掰開了劉麗的屁股,然後弓著身子,重重
的插了下去。劉麗從鼻子中發出一個重重的「嗯」聲,她痛得有些冒汗。

魏東的陰莖比鄭星來說大了許多,而且特粗,魏東並沒有憐恤她,在插進一
個龜頭後,他調整了一下位置,輕輕的抽出了少許,屁股再向前一用力,深深的
插進了劉麗的陰道內。

劉麗的身體因為魏東的深入而緊緊的繃了起來,下體也緊緊地夾住了魏東的
陰莖。魏東被這突如其來一下夾爽得渾身一抖,他吸了口氣,抽出少許後又深深
的插了一下,這一下他整根陰莖都插了進去,不過因為劉麗屁股的阻礙,他並沒
完全插到底。

他鬆開劉麗的雙手,時而用手撫摸劉麗的後背,時而用雙手緊緊地抓住劉麗
的屁股,劉麗的雙手緊緊地抓著床單,她的淚水與汗水滴到了床單上,房間裡傳
出「啪啪」的內體相碰撞聲音和男女的呻吟聲。

魏東取出了劉麗嘴裡的內褲,他知道這事成了,劉麗不可能叫。他突然抽出
了正在抽插的陰莖,把劉麗翻了過來,隨即撲到劉麗身上,那根佈滿淫水的陰莖
毫不費勁的又重新插了進去。

劉麗此時已不再反抗,只是側著頭閉著眼睛在承受著這一切。魏東此時陰莖
少了屁股的阻擋,可以完全插了進去,他的陰莖太長了。劉麗此時已從被動變成
主動的迎合著魏東,魏東趴在劉麗身上,嘴在左右兩個奶子上不停地親著。

他雙手將劉麗的雙腿抓了起來,用力地向上折了起來,這是他在一個朋友那
看錄像學來的。他半蹲在床上,那根又粗長的陰莖又重新插了進去,劉麗「啊」
的一聲叫了起來,這個姿勢插得太深了,下體有種撕破的感覺。

魏東不理會劉麗的叫聲,只是重重的抽插著。終於魏東陰莖傳來一種難以表
訴的快感,「突突」的射了進去。劉麗在魏東如此深入的射精作用下也渾身抽搐
起來,短短的幾秒鐘內,劉麗的腦中一片空白,只是在身體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
快感。

魏東射完精後,重重的趴在了劉麗身上大口的喘著粗氣,劉麗用手推開了魏
東,快速的衝了出去,魏東一楞也緊跟著跑了過去。此時劉麗正蹲在一個臉盆上
用手洗著陰部,用手摳著陰道,魏東看到這樣放心的笑了起來,他沒有回自已的
房間,轉身回到鄭星的床上躺了下去。

過一會劉麗從外面走了進來,拿起魏東的褲子用力地打到他的臉上,劉麗用
顫抖的聲音告訴魏東:「你馬上滾回去!」魏東用手拿來褲子隨手丟到了一邊,
笑著對劉麗說:「難道剛才你不爽嗎?你的表情已出賣了你自已。」劉麗情緒激
動的用手指著魏東說不出話來。

魏東站了起來,一把抱住劉麗說:「不管怎麼樣,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已經
是我的人了,這是事實,以後我們盡量小心些就是了。」

劉麗用力地掙扎著說道:「誰是你的人了?你放開我,我們不可能會有以後
的。」

魏東說:「鄭星知道這些,你猜他會要你嗎?我會跟他說你勾引的我。」

劉麗說:「鄭星不會相信你的,我們這麼多年的夫妻。我要告你!」

魏東「嘿嘿」的乾笑了幾聲:「你告我?你有什麼證據?到時你告不成我再
落個罵名。」說完這些,魏東拿起衣服轉身回到了自已的房間。

劉麗一夜無眠,終於在一早沉沉的睡了過去。醒來時已是下午,她想起來還
沒有請假,馬上起身開始找起衣物來。這時門口的布簾掀開了,魏東靠在門口告
訴她,已經幫她請好了假。

劉麗瞪著魏東,讓他馬上滾開,魏東沒有離開,反而走了進來。他看到劉麗
那楚楚動人的身體和那兩條修長的大腿時,下面又條件反射的硬了起來,劉麗觀
察到了這點,驚恐的看著魏東,魏東低吼一聲把劉麗按到了床上……

晚上胡靜回來時,房間裡已一切回復到正常,不同的是,劉麗走路時一扭一
扭的,因為她的陰唇和陰道因為過度的摩擦而變得疼痛。

鄭星這次要進修一個星期,所以劉麗這一星期內也基本是在休息,因為魏東
已幫她請好了假。胡靜白天去學校時,魏東正在房間的任何一個角落裡用著各種
各樣的方法在操弄著劉麗,劉麗從剛開始時的被動,慢慢地變得是在迎合與享受
著這一切。

他們有時是在魏東的車裡,在一個郊外的樹林中野合,她坐在魏東的腿上,
趴在方向盤上,按得喇叭不停地在長鳴。有時是在車的後座上,開著車門,魏東
趴在她的身上,整個車體隨著他們而晃動。有時則是在鄭星的床上,魏東嘲笑的
看著鄭星和劉麗的結婚照,而下面則在重重的操著劉麗。有時是把劉麗按到了廚
房的菜板子上,他趴在劉麗的背上不停地從後面幹著劉麗。

鄭星回來的前三天,劉麗再也不許魏東碰自已,因為她害怕鄭星會察覺。

鄭星回來的當天晚上,他發現劉麗的陰道有些不同,有些鬆,於是他笑著問
劉麗是不是趁自已不在家裡偷人了?劉麗輕輕的打了他一下,說:「你個變態,
哪學的這些。不是我的鬆了,而是你的太小了吧!」

這時鄭星聽到魏東的房間傳來一陣陣床腳與地板碰撞的交響曲,魏東故意大
聲的在呻吟著,胡靜盡力在降低自已的分貝。可能是魏東太猛了,聲音還是清楚
的傳到了鄭星與劉麗的耳朵裡。

鄭星聽到這些也再次壓在了劉麗的身上說:「我們比一下,誰更久。」不過
只一會的工夫他就敗下了陣來,他跟劉麗說:「我的工作完成了,接下來看你的
了。」劉麗奇怪的看著鄭星一臉不解,鄭星輕輕的扭了一下劉麗的臉,說:「你
躺在床上叫,我給你搖床。」

第二天,在公園的一棵樹下,魏東一邊用力地頂著坐在自已身上的劉麗,一
邊問她:「昨天你老公挺猛的呀,幹了大半夜,比我的體力還要好,累死我了昨
天。」劉麗會心的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只是跟魏東說:「你用力點,再深點,
快。」

************

由於鄭星和胡靜都是普通的教師,平時早早就回到了家裡,這使得魏東他們
並沒有太多機會在一起,於是魏東便在離家不遠的地方租了一個小院子,既安全
又離家近。於是那裡成了劉麗和魏東經常找各種藉口出差、學習,其實是在一起
不停地偷情的天堂。

魏東在朋友那裡借來了許多錄像,一有機會便學著錄像裡的動作模仿。有一
次他和劉麗一起看到錄像裡的老外把雞巴插進女人的屁眼時,魏東來了興趣,劉
麗嚇得要命,不過還是沒有反抗過魏東,在半強姦的模式下,魏東如願地把雞巴
插到了劉麗的屁眼裡,劉麗痛得差點暈了過去,她拼命地大聲叫著,魏東則用力
地插著。

就這樣,每一次他們在一起幽會時,魏東都不會放過劉麗的屁眼,而且迷上
了在她的屁眼裡射出,次數一多,也就不那麼痛了。慢慢地,劉麗變得習慣了肛
交,終於有一天,他們的這一切被床下的鄭星看了個明白。

鄭星聽完劉麗的講述,翻身把劉麗壓了下去,他用手摳向劉麗的屁眼,劉麗
緊緊地夾住了他的中指,說:「那裡太髒了,你想要的話我去洗洗。」鄭星說:
「不用,我現在就要。」於是他提起陰莖向劉麗的屁眼插了進去。

雖然太緊了,但是劉麗極力地配合著鄭星,終於一分鐘後鄭星趴在劉麗的身
上把精子射到了劉麗的屁眼裡。這是是他第一次肛交,但這裡卻不是他第一次開
墾的。

鄭星又接著問起劉麗,她搬到魏東那後發生了什麼?是怎麼分的手?劉麗如
實地向鄭星講述了這一切。

原來,在鄭星發現這一切後,劉麗沒有臉再面對鄭星,於是便搬到了魏東那
裡;而魏東因為胡靜的大鬧丟掉了工作,也一並住了進來。剛開始時還好些,他
們之間少了以前各種阻礙,日日夜夜的宣洩著慾火。

但時間一久,問題便出來了,魏東丟掉了工作,天天只是在跟他那些社會上
的朋友們一起打麻將、跳舞,常常很晚才回來,而且是一身酒氣,對劉麗沒有了
原來的那份幽默與溫柔,更多的是宣洩和粗暴。有時劉麗也會跟他一起去那些舞
廳,有時他們也會來魏東這裡打麻將,他的那些朋友們看著劉麗時,眼睛都是閃
現著綠光的,可劉麗自從離開鄭星後,一切都變得不太在乎了。

有一次在舞廳裡,魏東跟他的朋友們在猜拳,而劉麗則跟魏東的一個混社會
的朋友在跳著,突然音樂一轉,變成了輕緩的音樂,於是大家都摟住舞伴開始了
所謂的貼面舞。那個男的緊緊地抓住劉麗的屁股,下面用力地頂著她的小腹,就
在舞曲結束前幾秒鐘,劉麗感到下面一濕,那傢夥肯定是射了。

她跟魏東說起這些時,魏東表現出無所謂的表情讓劉麗徹底對魏東死了心,
但讓劉麗離開魏東的最主要的因素卻不是這個。

那是一次魏東跟他的朋友們在家裡打麻將,她終於熬不住,去隔壁間睡了。
半夜她被男人的手在身上遊走和親吻所弄醒,她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因為魏東經
常會在打完牌後把她從睡夢中拉起來,然後就是一通發洩。而且每次魏東都會不
做任何潤滑的情況下狠狠地挺到她的屁眼裡,搞得她經常在第二天忍著屁眼傳來
的痛楚去銀行,而且每次魏東操完她屁眼後,她都會有三天不能大便。

可今天魏東卻顯得很溫柔,輕輕的吻著她全身,她慢慢地也被挑逗起來,不
停地呻吟著。慢慢地劉麗下面已經很濕潤,她用力地拉著男人壓向自已,這時身
上的男人脫掉了所有衣物,輕輕的插了進來。

劉麗馬上睜開了眼睛,因為一個女人對自已體內插進來的是不是自已男人的
陰莖還是很清楚的。這不是魏東的陰莖,這根細而很長。劉麗藉著床頭燈看清了
這個人,他是魏東的一個朋友,一個結了十年婚,有兩個女兒的中年男人,他叫
王志誠。

鄭星聽到這驚訝的叫了一聲,原來他是鄭星同事的哥哥!他在同事的婚禮上
和家中多次碰到過他,而且他們還多次下過棋,沒想到……

劉麗接著講述著她的經歷。

王志誠看到劉麗睜開了眼睛,並沒有顯出害怕的樣子,他一口咬住了劉麗的
奶頭。這時劉麗發現了他的身邊還有一個男人正在閃動手中的相機,那個不是別
人,正是魏東。

這時就聽到魏東說:「把她翻過來。」王志誠聽到後一翻身,就這樣保持著
插入的狀態把劉麗翻到了他身上。

劉麗披散著頭髮聲嘶力竭罵道:「魏東,你不是人!」魏東也大聲的叫著:
「我早就不是人了,我一開始就不是人,一開始就註定了有今天。」

他丟掉手中的相機,用力地按下了劉麗的腰,然後吐了口吐沫在手上,抹了
些在劉麗的屁股中間,接著雙手盡力掰開了劉麗的屁股,「啪」的一聲,他的小
腹撞到了劉麗的屁股上。

如果不是他經常去操弄劉麗的屁眼,憑他這麼大的尺寸,這種三明治動作是
做不成的。劉麗咬著自已的嘴唇,她的心在流血……

劉麗蜷曲著身子躺在床上,魏東已不知去向。中午時分,她收拾好自已的一
切(只有一個隨身的皮箱),留下一張紙條和一串鎖匙在桌上。她離開了這裡,
也離開了這座傷心的城市,去追尋那個自已的男人,一個自已傷害了的男人。

劉麗說完這一切,注視著鄭星,看著鄭星說:「你聽完這一切,還決定要我
嗎?」

鄭星輕輕的嘆了口氣,他緊緊地抱緊了懷中的女人,這個讓他既恨又割捨不
下的女人。他對著劉麗的耳邊說了聲:「要,哪怕你是妓女,我也要你,只要你
今後不再背叛我和我們的感情。」

************

「爸爸!」一聲輕脆的女聲把正沉浸在回憶中的鄭星所驚醒。「你們快出來
吃飯吧,再不吃都快涼了。」劉麗紮著一條圍裙,紮著一頭秀髮,手中拿著一把
筷子站在客廳中叫著鄭星。

「來了,來了,馬上過來。」鄭星轉手輕輕的合上了電腦,抱起抬頭看著他
的女兒,走向了……幸福。

【全文完】



您可能也會喜歡
免費QQ樂真人視頻交友網173liveshow美女直播大廳showlive如何找美女直播
素女自拍熟女寫真貼圖午夜倫理電影網股票直播室在線直播
18限成人卡漫愛上色妹妹173情色男女視訊影音網 - 挑逗美女聊天室
台灣女明星寫真集網愛影音部落格 - 辣妹視訊貼圖網站貼圖色情論壇天涯社區
玩美女人影音館 - 搖挑女人影音視訊聊天室365情色社區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 - 日本免費視訊 - 成人影音網
同城美女視頻聊天室 - 網上qq裸聊是真的嗎免費觀看成人動畫樂吧99多人聊天室
18-29歲聊天室視訊驅動程式免費av18禁